第四章 新发现(1/2)

加入书签

  救护车来的时候,小女孩还生存着。

  有好事者将事情爆了给电视台,晚上的新闻里,谢军就看到了现场的报道,不知道他们是通过什么渠道得到的数据,据说当时有超过十八个路人旁观了事件,但是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小女孩最终还是没救过来,不过那肇事的车辆却留下了证据,现在这个城市里到处都是摄像头,估计是跑不掉的。

  谢军尽量不让自己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以免自己的情绪过于低落,对于电视里说的冷血路人,谢军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已经不是某些人人性自私所能解释的,这个并不偶见的现象涉及到了整个社会的道德崩溃和信任机制的缺失,这种令人绝望的情况到底该怪谁,实在是个老大而沉重的大题目,不是谢军这些屁民们该思考的问题。

  值得庆幸的是,在出事的现场没有摄像头,否则谢军此刻也成了新闻人物,想要安稳的摆摊恐怕也是不成了,摇了摇头,尽量的甩开心里莫名的思绪,谢军看着电脑游戏里不断被自己砍掉血的怪,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自己现在看到的hp和mp都是单一的数字,但是在所有的游戏里,这两个数据几乎都是一组的,包括上限和当前值,比如现在谢军的hp在游戏里的显示应该是69/72,69是当前数值,72则是谢军目前身体的最大值。

  为什么自己看到的数据却是单一的数值呢,这显然有些不大合理。那么按照现在所看到的事实推测,自己能接收到的数据其实是来自于对目标的直接侦测,也就是客观直接数据,那么是不是可以根据一个时期的观察,得到一个稳定的数据作为主观平均最大值,这样就可以在数据中得出一个上限值。

  而谢军现在实际上不能观测到这个上限,这说明了一个问题,谢军脑袋里那个东西是没有智能的,它不会作出这样的分析和记录,或者说它没有开启这个能力?

  想到这里,谢军关掉游戏,调出自己的数据记录表格,仔细的看着自己的数据的变动,想着关于最大平均值和上限的问题,忽然,谢军觉得有些头晕,眼前的数据模糊了一下,谢军揉了揉眼睛,觉得可能自己是累着了,另外情绪也有些低落。

  于是掏出镜子,想要看看现在自己的状态,然后。。。。

  ‘68/72,24/26’

  “我草!!啥情况??”谢军大吃一惊。

  这。。。这,自己的异能力根据自己的期望做了调整,根据是什么?它到底根据什么来算出最大平均值的?还有,是接受了自己的命令么?还是,这些能力其实只是自己本身就固有的,所以随着自己的意志做着调整?。。。

  一瞬间,聪明的谢军就被自己的无数疑问给淹没了。

  等等,别急,淡定!淡定!。。。

  这段时间,谢军一直将自己刚刚得到的新能力看成是一个装载在大脑里的半主动式高级生物雷达,那么现在。。。它应该是带有一定数据分析和存储能力的生物雷达和处理器。首先,明确了脑袋里假想物体的实际功能之后,谢军就可以按照逻辑去推测,如何操作这个带有处理器的生物雷达了,很明显,操纵雷达的应该是某种‘程序’。

  现在难住谢军的是,这个程序到底是已经具有的,还是需要有谢军自己来编写,沉思了良久,谢军忽然跳下床,三步两步来到小小的阳台上,向街道上看去,虽然这里的人不多,不过总是有人在下面经过的。

  昏暗的街灯不可能让谢军看清楚路人的面貌的特征,只能模模糊糊的分辨出性别和年龄范围,不过谢军现在要证实的东西其实与这些完全没有关系,他要证实的是自己的生物雷达在计算目标的平均最大值时,所采用的取样频度和方法。

  果然如谢军的推测,他所看到路人的数据仍然只有单一的数字,下面正经过这栋楼的两个女子数据分别是‘57/??,13/??’,‘60/??,12/??’。

  很显然,计算的数据不足,所以没有得出上限的数据。谢军立刻在脑海里给那个可能根本就不存在雷达下命令,按照3秒一次的频度取样,超过三次取样就可以按照平均值计算结果作为上限值。

  闭着眼睛朝着自己的大脑重复下了几次指令,谢军再次睁开眼睛看向已经走得有些远的那两个女孩,惊喜的几乎叫出来。

  ‘57/57,13/13’,‘60/60,12/12’

  “我靠!我靠!靠,靠。。。。!”谢军兴奋的跳进屋里,用力的挥了挥拳头,高兴的大声叫道。

  隔壁的墙上传来两声闷响,谢军不满的撇了撇嘴,随即那隐隐的呻吟和古怪的啪啪声音继续响起,谢军酸溜溜的骂了一句。

  坐在床沿,谢军总结了一下今晚令人激动的新发现。

  首先,自己脑袋里那个东西是能与自己的沟通的,通过合理的命令,谢军可以扩展那个生物雷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