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平安夜里哭泣的女人(1/2)

加入书签

  谢军还是没有抵挡住西方文化的侵蚀,在24日收获了不菲的销售分成后,还是买了几瓶啤酒回家过节,至于老梁,此刻早就不知道跟哪个妹妹一起嗨皮去了。

  本来还颇有兴致的谢军回到楼下时碰到了一样提着几瓶酒的邻居,不过她提着的是二锅头,看她那没有化妆的憔悴面容,谢军甚至不用看她的属性数据,都能猜测到那几瓶酒所代表的意义。

  那女人深深的看了谢军一眼,得到谢军面无表情的回视,女人眼神(shubao.info)黯然的移开,随即提着烈酒踢踏着上楼去了,谢军是等她走远了才无精打采的上了楼。

  坐在阳台上看着远处闪烁的灯饰,远处不时飞腾而起的灿烂烟花,还有头顶上晦暗不明的了声‘谢谢’,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总是那么神(shubao.info)奇。

  他用他走音的嗓子为她唱了一首‘丁香花’,这是她谢谢他的原因。

  房东骂骂咧咧的找了个拾荒者,将隔壁的东西都给卖掉了,其实也没有什么了,社区中心已将找了专业的公司来,将需要消毒的东西都拿走了,值钱的东西已经被那女人事先处理了,听房东叨咕,那女人的孩子才十岁,家里只剩下老人了,于是没人来处理她的后事,她也只能去做树肥了,谢军到觉得挺好。

  房东为了堵住租客的嘴,很大方的免除了两个月的上网费,他希望大家都能忘记这件事情,这里从来也不曾住过一个艾滋患者。

  遗忘本来就是人的走就走,从这的人随便,听的人自然也不上心。

  许大爷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谢军胡侃,仿佛不经意的突然提起:“小军,我给你介绍个工作吧,你不会打算一辈子做小贩吧,难道没打算过娶妻生子么?”

  谢军愣了一下,说老实话,他还真的没有计划过,仔细想了想,谢军有些好笑,自己似乎对未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