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难得糊涂(1/2)

加入书签

  难得糊涂,难免糊涂。╔ ╗

  即使再聪明的人,也会经常犯糊涂。

  糊涂也未常不是一件好事。

  知道的越多,往往也就越危险。所以聪明人很多时候心里清楚,表面却还是要装作糊涂。

  有时候,是因为我们自己犯傻,因而糊涂;也有时候是别人犯傻,因而自己被别人弄糊涂。

  顺庆府的捕快范愁这两天就正在犯糊涂,因为他还有很多事情没弄明白。

  他先是撞见了一天惊天劫案,而后又被东厂的范允莫名其妙地打入了死牢。他本以为自己要大祸临头了,可范允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问,就又莫名其妙地将他放了出来,并且还官复原职。╔ ╗

  范愁本来是个聪明人,可是经历了这一系列事情之后,他也被搞糊涂了。

  他不明白,范允是皇上派来追查官银被劫一案的人,但他已经到来数天,却为何还没有一丝行动?

  他也不明白,为何范允要无缘无故将自己打入死牢?如果他真地怀疑自己与劫匪是同党的话,又为何什么也不问,就又把自己放了?

  他还不明白,顺庆府大牢戒备森严,要犯洪飞怎么可能被人从狱中劫走呢?

  他是顺庆府的捕头,也是顺庆府的破案能手。如今这样一件惊天大案就在自己眼前发生,而他手上又掌握着至关重要的线索,但他反而不知道该如何行事了。╔ ╗

  宋进将军虽然与劫匪交过手,但他却并不认得劫匪。范愁在与劫匪的交手之时,居然认出其中一人,便是青城派的慕容田。这本是一条十分重要的线索,也是此案能否被破获的关键所在。如此重要的信息,范愁却一直没对任何人说起,因为他心中还有极大的顾虑。

  青城派是川中武林三大帮派之一,势力却也十分强大。范愁只是一个小小的捕头,如何得罪得起这样的江湖名门大派。

  这几天,范愁耳边一直回响着慕容田那句话:“姓范的,你要是敢乱说话,我就杀了你全家。”他倒不是单单惧怕范愁一人,他怕的是整个青城派。

  范愁有一个漂亮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他们一家四口,却也是安安乐乐的幸福一家。╔ ╗

  作为一个捕快,他当然也是有正义感的。好几次,他都差点将他所知道的重要信息告诉了知府马步超。可是他一想到范允,却又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他有一种奇怪的想法,东厂似乎与这件劫案有着莫大的关系,因为范允看起来并不像是真心到此查案的。偏偏知府马步超还十分惧他,对他更是惟命是从。

  当作为一个小人物的你,却因为某种原因而夹在了几股大势力中间,你也会像范愁一产,感到苦恼、迷茫和无助。

  青城派范愁自然得罪不起。

  东厂他也得罪不起。

  朝庭他更得罪不起。

  他甚至现在还没搞懂,这三者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所以他只能装糊涂,只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

  幸好宋进也什么都不知道,倒跟他所说的大致相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