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冤家路窄(1/2)

加入书签

  第五行急往回赶了片刻,却已不见了范允的身影,而身后追兵的声响也渐渐远了。╔ ╗第五行虽然不明白情况,却也没时间去揣摩,只管朝唐思继所在之处赶去。

  唐思继与那来人在树林中又缠斗片刻,却依然没能将他拿下,但唐思继也渐渐摸到了一些门道。他发现那人轻功虽然十分了得,但武功却不及自己,因此不敢与自己正面交锋。他知道像如今这种追法,他怎么也追不上那贼人,但那贼人也很难从他手上逃脱。

  唐思继暗道:“与其被他牵着鼻子走,还不如来个以静制动。”

  一念及此,他便飞身跃到高处,衣服一抖,亮出了贴身处的唐门镖甲,上面一排排地挂满了各种暗器与毒药。他掣出一支竹镖在手,瞅地清楚,朝那贼人前进的方向忽地射去。那贼人耳朵甚灵,已经听到镖声,身子一低,跟着又是一个急转,便欲绕道而去。╔ ╗可是唐思继的暗器手法却比白冰高明得多了。他早已判断清楚,贼人定然想要绕过他的竹镖,紧跟着他便又射出五支竹镖,却已将那贼人前进的路线完全封死。

  那贼人判断也十分精确,知道前面已经无路,遂立马回身朝另一方向奔去。唐思继竹镖再出,却是连打那贼人前进的方向。他发出的竹镖速度极快,而且十分精准,总能将那贼人前进的方向封住。那人连冲数次,虽然没有被竹镖射中,但是始终难以逃出唐思继竹镖的范围。这时慕容节和白冰也已赶到,正好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将那贼人围在中间。

  唐思继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夺走洪飞?是不是你们劫走了赈灾官银。”

  那人却似没听见,只默不作声。

  唐思继又道:“我们也不为难你,只要你将洪飞放下,我们便放你走。╔ ╗”

  那人突然笑道:“那好,既然你们要这人,那就还给你们好了。”说话间,却并不将人交给唐思继,而是随手将洪飞一扔,却是扔给了慕容节。慕容节大喜,急忙伸出双手将洪飞接住。只是他欣喜的表情还未完全露出,痛苦的神情却已经跟着显现。他只觉接触到洪飞身体之时,双掌立马一阵锥心刺痛,还带有阵阵酸麻之感。于是他下意识地将洪飞扔掉,那贼人时机却瞧得很准,突然又是一个箭步窜上,左手接了洪飞,右脚却已经踢向慕容节胸口。慕容节双掌刺痛难当,根本不能出招抵挡,胸口只白白挨了一脚,身子也立马被踢倒在地。

  那人道声:“谢谢啦!”却已经从慕容节把守的方向逃走了。

  唐思继和白冰过来一看,只见慕容节双掌被扎出了许多针吼,伤口流出的血还都是黑色的,知道他是被那贼人暗算,中了淬了毒的暗器。╔ ╗

  唐思继道:“冰妹,快给慕容兄弟解毒,我去追那贼人。”可回头一看,却哪里还有那人和洪飞的身影。唐思继无奈地摇摇头,却也没有办法,只得作罢。

  这时第五行正好赶回,却只见到他们三人,于是问道:“唐前辈,洪飞呢?”

  唐思继答道:“被一个来历不名的贼人夺走了,慕容兄弟还遭了他的暗算。”

  第五行见吴芝芝也不在,又问道:“大麻烦又去了哪儿?”

  白冰答道:“她说她要回去找你,我们只一心去捉那贼人,因此便没顾得上。”

  第五行想了想,才又说道:“唐前辈,此地不宜久留,你们先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