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血满楼(1/2)

加入书签

  冤由孽还,债由血偿。

  凡事,有因必有果,做错了事,迟早会付出代价。

  柴向风走了十余年的镖,最后却也因为一趟镖,而惹来了杀身之祸。

  虽然他知道风雨欲来,但却不知剑在何处。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看不见敌人,往往才是最危险的。柴向风看不见敌人,甚至也不确定敌人究竟是谁,因此才更加紧张,心理压力甚大。

  柴向风已按白海的吩咐,做好了一切应敌的准备。尽管如此,他心里还是十分紧张。

  夜至傍晚,天色渐黑白海还是没有回来。柴向风有些担心,以为白海已然弃他不顾,根本就不是真地去替他请帮手。

  柴向风本已是个怂包,他的手下,自然更是一群无能之辈。

  这些人丝毫没有大敌当前的紧张,反而不少人还打起盹来。以往走镖之时,他的手下便经常偷懒,但那时天风镖局名头正盛,根本无人敢打他们主意,也因此就平安无事地过了许多年。

  一人等得不耐,便起身去入厕。他朦胧着眼睛向前走,刚转过一巷角,突然吓了一跳,瞌睡顿时也醒了。只见拐角处这一头,所有镖师均已倒在地上,脸都已经血肉模糊,似是被人把面皮拨了去。

  “啊!”

  那**叫一声倒了回来,顿时把柴向风等人也惊着了。

  柴向风当先过来问道:“你吼什么?”

  “来了……他来了……”那人慌乱中答道。

  柴向风顿时也紧张了起来,跑过来一看,也惊得呆了,心道:骷髅剑秦刚果然厉害,神不知鬼不觉地,便杀了我这么多人。”

  于是他掣刀在手,四下子张望一下,却并未看到秦刚,甚至连一丝风声也没听见。

  为了安全起见,柴向风让家人都躲在二楼,并且派了自己精英镖师保护。可是秦刚一出手,便将他所谓的精英杀倒一大片,他的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上。

  柴向风虽然武功不高,但他并不是一个怕死之人。他怕的是,他的家人也跟着受累。

  “祸不及家人,姓秦的,你有事便冲我来,千万不要动我的家人。”柴向风大吼道。

  “我就动了,你要怎样?”秦刚声音突然从二楼传来,紧接着,从上面飞下了一个肚兜和一条亵裤。

  柴向风低头一看,只见那肚兜和亵裤正是他女儿的,不禁勃然大怒道:“姓秦的,你休要乱来,你敢我女儿一根头皮,我绝饶不得你。”

  “呵呵!我何止动她的头皮,我连他哪里的毛发,也都一并拔了个干净,你又能奈我何?”

  士可杀,不可辱。

  柴向风再没本事,也绝受不得这种侮辱,当先提刀上楼而去。刚走一楼梯口,只见此时楼梯已然成了一条血河,血水正如溪流一般,从上往下流个不停。

  “哇!处子果然跟一般娘们儿不一样,门就关得紧,怎么进都进不去。老丈夫人您稍等,待我进了你女儿的门,再亲自来拜会您老人家。”秦刚既说得客气,又说得十分**。

  柴向风有一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