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师徒情(1/2)

加入书签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江湖人眼中,师父之情,与父子之情一样重要。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弑师之恨,不报非人。

  报仇,似乎永远是江湖一个少不了的话题。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杀戮;有杀戮的地方,就有仇恨;有仇恨的地方,自然就有人报仇。

  所以,江湖,永远都有人在报仇;江湖,也缺不了报仇。如果有一天,江湖中人,已不再报仇。那只能说明,江湖,已不再是江湖。

  江湖,在传说中继续;报仇,便在江湖中继续。

  许可,是慕容田的大弟子,就连慕容田的儿子慕容节,也得称一声大师兄。许可虽然身为大师兄,但是资质平庸,文不成武不就,地位虽高,本领却低微。

  江湖,是个险恶的地方,是个尔虞我诈的地方,真正重情重义之人,实在不多。更多的人,都是以利益为关系,以利用为目的。情义二字,永远只是传说。

  江湖,实际上也不缺乏重情之人。只是我们的眼睛,很多时候,已失去了发现美的能力,看不到卑微后面的真情。

  许可可以说是一个无能之辈,但他却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他与慕容田的关系,简直亲如父子,慕容田也一直将他视如己出,当作亲手儿子一般看待。可以这样说,许可与慕容田的师徒之情,一点也不比慕容田与慕容节的父子之情差多少。

  慕容田已死,第五行和吴芝芝等人本当离开。可是他们并没有急着离开,第五行还有一些事情,要向青城派掌门余谦求证,因此便又多住了两日。

  “余掌门,第五行还有一事,要向您求证一下。”这天,第五行等人又找到余谦。

  “请说。”

  “慕容前辈曾在松树坡项太公府上住了几日,这断时间,他可曾托天风镖局的柴向天,向贵派运了什么东西回来?”第五行问道。

  “莫非您说的是一批粮食?”余谦试探着问道。

  “没错。”

  “不知这批粮食,却又有什么问题?”余谦问道。

  第五行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不知这批粮食,现在在哪里?”

  “自然是在粮仓。”

  “可否带在下去看看?”第五行说道。

  余谦早已知道第五行的直实身份,实则是朝庭密探。他还已经知道,慕容田多半与官劫之案有关。基于这两点,余谦现在根本得罪不起第五行,他反而还希望第五行能帮青城派洗脱嫌疑。

  “可以,您跟我来。”余谦说着,便已当先带路。

  粮仓很快被打开,里面满满的都是粮食。

  青城派是江湖大派,全派所有弟子加起来,千人有余,因此青城派屯粮颇多。其中大部分粮食,都是青城派弟子在山前山下自己种的,也还有一少部分,却是如项坤这种富家弟子,因家境殷实,私自赠送的。

  可是江湖名门大派,嘴上说的都是“除强扶弱、维护正义”的套话,却又有谁会真正顾忌到社会最下层的贫苦百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