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罪恶之城(1/2)

加入书签

  自从逃出了密林,被惠娘母女救下后,虽然是在养伤,但宁冲其实也一直在思索对付司马朗的办法。╔ ╗

  司马朗这样的老怪,完全站在的大乾武修界的巅峰,甚至是黑火炎龙都收拾不了他。要灭掉御武宗的话,司马朗是必须面对的敌人,但宁冲和司马朗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想要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实力,达到和司马朗抗衡的地步,迅速不太现实。

  对此,宁冲不得不不走正道,另辟蹊径,而他首先想到的,就是“灵魂力量”!

  宁冲的“灵魂力量”胜过众多武尊,甚至胜过司马朗。这大约是他在面对司马朗时,唯一能胜出的地方了。若这强大到逆天的灵魂力量能变成强悍的攻击力的话,无疑宁冲将拥有巨大的优势,很好地对抗司马朗!

  不过,这些日子以来,宁冲苦苦思索、领悟,自身的知识储备,加上和上古邪君、银月的研究、交谈,宁冲发现要将灵魂力量用在攻击之上,却是极难的事情!

  人的灵魂是极为脆弱的,但同时也是强大的,灵魂会隐藏在灵魂识海的深处,会受到深度的保护;一旦脱离灵魂识海,则会轻易受到伤害。

  正因为这种特性,使得那些灵魂强大、并且会使用灵魂力量之人,无法将灵魂力量作为常规的攻击手段。因为哪怕是普通人,有灵魂识海的防护。强大的灵魂力量也很难透过灵魂识海,攻击到灵魂的本源。

  当然,若是敌人不知死活,将灵魂力量透出灵魂识海的话,这时候的灵魂攻击,就很具有威力了。╔ ╗宁冲曾经在比试灵魂力量之时,废掉那风国三王子的包衣奴才阎重年,就是这种情况。

  正因为有这种种的限制,宁冲灵魂虽然强大得变态,轻松超过武尊。但灵魂力量的攻击,对于武师境界的武修都作用不大。而多少年来,丹医们虽然修炼灵魂力量,却附加修炼武道的话,几乎没有战斗力,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所以,宁冲若想使强大的灵魂力量形成战斗力的话,就必须解决敌人灵魂识海深度保护的问题。

  时日还短,宁冲自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不过。他此时面对的,却只是几个武徒境界的小虾米。吹口气就能灭掉,用灵魂力量收拾掉不成问题,刚好也能试试一些思索得来的东西!

  宁冲灵魂识海猛然一阵震荡,灵魂力量冲击了眉心,瞬间形成一枚高速旋转的“灵魂刺”,首先高速朝着那高大的女人飞射而去。

  那高大女人根本看不到这样的攻击,见到宁冲怒视着她,顿时脸上横肉抖动,张牙舞爪地怒喝道:“老货。你他娘的想死吗?看老娘把你把你的眼睛挖……”

  话音未落,那“灵魂刺”已经钻入了高大女人的眉心之中,顿时将高大女人的灵魂识海穿透,直接打入灵魂识海深处,将高大女人的灵魂本源搅成了一滩浆糊。

  身躯剧烈震颤几下,瞳孔剧烈缩小,随即那高大女人的眼中失去了生气。外表没有任何的损伤,却木桩一般栽倒在地上,绝了气息。╔ ╗

  这高大女人忽然倒地死亡,将众罪犯都是吓了一大跳。摸不着头脑地看着地上的高大女人,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宁冲却不会和他们客气,灵魂识海再次震荡,一枚“灵魂刺”飞射而出,这一次的目标是那抓住灵儿的瘸子。

  砰!

  那瘸子还没有任何的反应,就步了高大女人的后尘,眼中失去生气,脑袋一歪,摔倒在地上。

  宁冲早有准备,已经上前,将掉落的灵儿一把抱住。

  连续倒下两人,众罪犯都被吓了一大跳,有人上前一探呼吸,却发现那高大女人和瘸子都早没了呼吸,一时间,被吓得亡魂皆冒,惊恐喊叫起来:“死……死了!他们两都死了!”

  一听这话,众罪犯都是浑身冒汗,上下抖浆,双腿不由自主地弹起琵琶。

  “见鬼……这……这是怎……怎么回事!”

  “快逃!这老头会妖法!”

  ……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顿时众罪犯群中如同被泼了开水一般,一哄而散,没命地朝着四周奔逃。

  宁冲本就打算杀鸡儆猴,又岂会让这些罪犯逃脱,他冷冷一笑,目光一凝,灵魂识海继续高速震颤,一枚枚的“灵魂刺”飞射而出。╔ ╗

  咚咚咚——!

  这四五十个罪犯,如同被恶鬼宣判了死刑一般,一个个体表无伤,却接二连三地倒下死去。

  “啊!鬼!鬼呀!”

  “老天爷!救救我!”

  “别……别杀我!别杀我!啊……”

  ……

  这样的局面让未死的罪犯们恐惧到了极点,纷纷哭爹喊娘着,没命的奔逃。可惜,再快的速度也无法使他们逃脱被杀的厄运,宁冲在愈发运用“灵魂刺”熟练后,收割的速度更快了,仅仅十多个呼吸的时间后,宁冲周围十丈的地面上就再也没有一个罪犯而站着的

  这四五十人,不过是十多个呼吸的时间,就被屠戮得一干二净,就连被救下的惠娘和灵儿都被吓到了,脸色苍白。更不用说,那些远在十多丈外,探头探脑的其他罪犯了。

  “你们没事吧?”

  杀戮之后,宁冲重新恢复了原样,低头,朝着怀中的灵儿温和一笑:“灵儿,你没事吧?”

  灵儿乖巧地一笑,摇头道:“贾爷爷,我没事!”

  宁冲点点头,又转头,望着惠娘,问道:惠娘,你也没事吧?“

  “没……没事!”

  惠娘反应了过来。╔ ╗一边笑着,一边抹着眼泪跑了上来,将宁冲怀中的灵儿接过去,心有余悸地抱在怀中。

  宁冲抚了抚灵儿的小脑袋,向惠娘说道:“我早说了你们是隐瞒不住的,不如放开了吃,我这里的食物是足够的。以后不用再这样了,你看,灵儿都瘦了好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