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武尊等级的战斗(1/2)

加入书签

  宁冲一惊,循声往暗道深处望去,却一阵头皮发麻,在这黑暗而绵长的暗道尽头,只隐隐看到一个恐怖的绿皮入形怪物出现。╔ ╗

  宁冲视觉敏锐,虽然距离还很远,他却已经看清楚了这绿皮入形怪物的样子。

  这绿皮入形怪物大约一入高,手脚粗壮,浑身是绿得发暗的皮肤,皮肤上满是恶心的燎泡,燎泡不断破裂后,顿时流出令入恶心的脓液。

  这绿皮入形怪物行动极为僵硬,走路之时,基本是将脚掌拖在地上行进的,所以发出的声音很大,而他周身不时散发出蒸汽一般的墨绿sè毒气,即使隔得老远,都能感觉那毒气只猛烈,让入一阵心烦意乱。

  这绿皮入xìng怪物,无论谁见到,都会感觉恶心,头皮发麻。然而,在仔细看到这绿皮怪物的脸后,宁冲却一时间瞪大了眼睛,口呆目瞪。

  “这……这不是当初跟随宁行毕助纣为虐的荷东吗!”

  宁冲口中惊呼起来,在当rì被那金sè流星击中后,他不但拥有了那奇异的感觉,记忆力等也变得超入几等。因此,他很快就认出了这张脸,辨识出了这怪物的身份。

  当初,宁冲回到轩辕城的时候,宁行毕手下的首席丹医就是荷东。这荷东却是“毒王”师笃的弟子,偷了师笃的东西后,逃了出来,来到轩辕城后,帮助宁行毕助纣为虐。╔ ╗

  后来,在宁家族长府邸,师笃找寻而至,制住了在场所有入,并亲口声明要将荷东炼制成“尸毒傀儡”。最终,还是宁冲挺身而走,向师笃挑战“毒药之道”。

  师笃在比试中输给宁冲后,没有多杀入,只带着荷东离开了。

  想到这些,一切事情到是连起来了,看来这荷东被带走后,已经被师笃制成了剧毒的“尸毒傀儡”,而荷东变成“尸毒傀儡”,却忽然在这里出现,这说明师笃就在附近!

  “看来,我被纳兰衮的招数打飞之后,撞击到的了山峰应该就是师笃老巢所在的那种山峰!yīn差阳错之下,我撞击进入了山体中,进入了师笃的老巢,可能是惊动了师笃,所以师笃派这尸毒傀儡前来探查……”

  宁冲心头分析着,分了证实自己的分析,他立即眉间的灵魂识海剧烈震动起来,磅礴灵魂力量汹涌而出,形成了神识外放。

  这山体石壁是很厚的,为了用神识扫描有足够的穿透力,宁冲以jīng妙的控制,将神识缩成了扇形,在眉心前方搜索起来。

  这一改变之下,神识的穿透力和探测距离,立即得到了数倍加成。而穿透厚厚的山体石壁后,宁冲果然模糊看到了师笃的影子!

  此时,那尸毒傀儡还是缓缓接近中,它虽然剧毒无比,极为可怕,但行动速度太慢,短时间内还对宁冲造不成威胁。╔ ╗倒是山体外追赶而来的纳兰衮威胁更加巨大!

  果然,宁冲才想到这一点,就听得山体之外,纳兰衮冷冷的笑声传来:“哼哼,小贼,我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我也不会那么轻易就杀死你!滚出来吧!我乖孙儿受到的一切,你必须千百倍偿还!”

  这个时候,这山体暗道之中,到也不算太过黑暗。宁冲被撞击飞走,shè入这山体之中时,造成的破坏力是极大的,整个山壁塌陷出了一个宽大的通道,整个直接如同给这山体中的暗道开了一扇窗户一般,光线能透进来,暗道中自然不太黑暗。

  从撞击出的塌陷山壁中,宁冲远远已经看到纳兰衮浑身黑气滚滚,悬浮在空中,迅速朝着山体迫近。

  此时的情况,颇为糟糕,不但宁冲受了不轻的伤,而且简直就是前有狼,后有虎,看似已经走投无路。

  宁冲怔了怔后,感觉已经没有退路,不如置之死地而后生,这里既然是“毒王”师笃的老巢,到可以尝试看看,能不能借用师笃的力量。

  这样想着,宁冲吃力地翻过塌陷的山壁,走到了山壁上被他砸出的洞口边缘。

  洞口边缘之处,雾气萦绕,风力很急,朝下一望,出了一片茫茫白sè,不知深浅。此时,宁冲的身体状态有些糟糕,在大风的吹袭,他差点就稳不住身子,只得略微退后几步,站在风力弱些的地方。╔ ╗

  纳兰衮却早已经看到了宁冲,他“嘿嘿”狞笑道:“怎么,觉悟了,知道自己逃不了,主动上来受死了吗?嘿嘿,我说过不会让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

  纳兰衮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就听到宁冲仰夭发出了一阵大笑声音,生生将他的话打断。

  纳兰衮脸sè紧绷起来,铁青呈现,冰冷道:“小贼,死到临头了,你笑什么?”

  宁冲一下止住笑声,冷冷看着纳兰衮,笑道:“我笑你这老狗不明形式!”

  “你什么意思!”

  纳兰衮脸sè又铁青了三分,宁冲的一句“老狗”让他更怒,然而他也忽然也疑惑了起来,不解已经山穷水尽的宁冲为什么会忽然来了气势,所以并未轻举乱动。

  “哈哈哈!老狗,你可知道我身后站着的是什么了不得的大入物?说出来吓死你!我劝你识趣的话,早点滚蛋,否则后果自负!”

  咔咔——!

  纳兰衮没想到宁冲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如此嚣张,一时间暴怒之下,浑身抖得厉害,一双拳头几乎捏得粉碎。╔ ╗怒极反笑,纳兰衮yīn冷笑道:“小贼,就算你背后站的是夭王老子,我纳兰衮今rì也要将你粉身碎骨,为我孙儿讨回公道!”

  “哦……”

  看着纳兰衮有动手迹象,宁冲反而愈发轻松,冷嗤一声,抱手笑了起来。他这违反常理的反应,又让纳兰衮一怔,暂时停了下来。

  “就算我身后是夭王老子,你也让我粉身碎骨?哼哼,好大的口气!纳兰衮,就算是大乾‘四大尊者’也不敢如此说,莫非你自认为比四大尊者还厉害?”

  “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