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毒王(1/2)

加入书签

  如今之计,宁冲也只好准备将全部底牌拿出来,无论如何,先保住自己和纳兰弱雪、姚晨的性命再说。╔ ╗只是,底牌一旦暴露,后面对付更加强大的宁宏基,还有那神秘诡异的魔君时,只怕会让对方有所准备,底牌再次使用时,威力大打折扣了。

  这样想着,宁冲深吸了一口气,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这时,他鼻子中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

  “这香味……软骨散!”

  宁冲呆了呆,心中迅速判断出了这发出香味的是一种可怕的迷药。

  “咦!什么味道?好香……”

  “哪里冒出来的香味……”

  ……

  大厅中的众人也纷纷发觉了“软骨散”散发出来的奇异香味,纷纷开口惊奇,却话才出口,就一个二个地“扑通”倒地,被“软骨散”彻底迷倒了。

  差不多同时,宁冲也感觉头脑发昏,手脚失去了力量,脚步虚浮,无法在支持身体的重量,一下坐到在地上。显然他已经中了“软骨散”这种厉害的迷药的招。

  紧接着,宁冲身边的姚晨、纳兰弱雪等人也纷纷支持不住,口中发出疑惑的惊呼,接连着软软倒在地上,浑身几乎也就剩下了能开口说话的力气,感觉就仿佛骨头都软化了一般,支撑不了身体。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禁让宁冲又喜又忧。╔ ╗喜的是,这软骨散正好解决了他此时遇到的危机;忧的是。这软骨散肯定是有人特意放出的,放出的人不知是友是敌。

  软骨散虽然威力很可怕,但除了发作时略有香味,无色无味,让人防不胜防外,其作用的缓冲时间却很长。宁冲能估计到,下药的人应该是在宴席还没开始的时候就下了软骨散。软骨散的效用现在才发作。

  显然,这下药的人可不是想救宁冲的性命,而是早有布局。另有目的。在不知道这下药的人是友是敌的情况,很可能会遇到比面对宁行毕指挥的三十多个破元弩手包围还要糟糕的局面。

  因为中了软骨散后,宁冲浑身无力。完全失去了活动和反抗的能力,只能任由人宰割了。

  “快!射击!射他!”

  不远处的宁行毕看出了情况不太对劲,以为是宁冲动了手脚。愣了愣后,不禁急得大喊大叫,但他却只能看到破元弩手们一个个接连不断地软倒早地上,破元弩扔了一地。

  宁行毕不想错过擒住宁冲邀功的机会,顿时急得头都绿了,还想开口骂两句,却也跟着头脑一阵眩晕,手脚无力地栽倒在地上。

  “该死!”

  看到大厅中的人接二连三地倒下。宁行毕暗骂了一声,他转头看了看,发现身边的荷东带着满脸的惊恐,也已经软倒在地上。╔ ╗

  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大厅中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站立着。

  “哼……”

  一声淡淡中却让人心头发寒的冷哼传来。一个黄袍男子缓步从大厅外走了进来,目光冷漠地扫着,一副视任何人如蝼蚁的表情。

  “乖徒弟,看来你混得很不错啊。”

  黄袍男子在离荷东四五步的地方停下,目光微微低着,如同在看一只挣扎的死狗。

  “师……师笃……不!不!老师。您……您怎么来了?”

  地上的荷东鼠目眯着,痴呆看着黄袍男子,禁不住满脸的惊恐,口中哆嗦喊着,身子竟然颤抖不停,显然恐惧到了极点。

  师笃?“毒王”师笃!

  大厅中的人听到荷东喊出这名字后,不禁都是惊骇无比,面无血色,口呆目瞪着说不出半个字来。

  “毒王”师笃是个能止小儿夜啼的可怕人物,实力高强,位列大乾最强的“二王二圣”四大武尊高手之列。

  除了实力,师笃最恐怖的还用毒如神,杀人于谈笑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血腥魔头,死在他手中的人至少有着成千上万,而其中有许多都是被他在惨无人道的毒药实验中,活生生折磨死的。╔ ╗

  没想到这传说中的魔头,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此处,并下药迷倒了众人。

  众人一想到师笃的手段,纷纷不寒而栗,也顾不上去讨论荷东竟然是师笃的弟子之类的奇闻八卦,哭丧着脸,满心恐惧起来。“乖徒儿,你还认得为师?怎么,为师前来看你,你怎么愁眉苦脸的,不高兴吗?”

  根本没注意大厅中恐惧的众人,身穿黄袍的师笃微微一笑,但那笑容却让人感觉更加恐惧。

  荷东早已经在恐惧之下,身子颤抖得如同弹棉花一般,他牙齿打战,好不容易稳住了声音,哭丧着脸说道:“老师,弟子知错了,弟子当初不该偷走老师的药鼎……弟子罪大恶极,但望老师看在弟子多年侍奉也算兢兢业业的份上,留弟子一条小命……”

  师笃一笑,缓缓说道:“饶你一条小命?放心,乖徒儿,为师是不会让你死的,这个大厅中的人都将尸骨无存,但你会继续活着,作为为师第一个僵尸傀儡,为师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荷东本来就害怕到了极点,此时听师笃如此一说,当即“啊!”的惨叫一声,双眼一翻,吓得昏死了过去。

  师笃面无表情,右掌忽然一摊,朝着荷东散下了一把黑灰色的粉末。那粉末沾是荷东身上,众人立即只见到荷东身上的皮肤和如同有了自主生命一般,可怕地蠕动起来。

  也就是几个眨眼的功夫,本来还好好的一个人的荷东,已经浑身僵直发黑,硬邦邦的,看着和一具尸体差不多。╔ ╗

  众人只看得触目惊心,又早听到师笃要让大厅中所有的人尸骨无存。顿时都是心胆俱寒。

  “啊!不!放过我吧!我不想死啊!呜呜!”

  “救命!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

  “疯子!***的就是个疯子!快放了我们!放了我们啊!”

  ……

  大厅中顿时骚乱了起来,恐惧、挣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