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活活骂死(1/2)

加入书签

  “大小姐,老朽做梦都盼着这一天啊……这一年多来,我百草堂还是首次如此热闹,这都多亏了穆崖大师啊!”

  姚晨看着渐渐增加的人流量进进出出,不由得一阵阵激动,下巴花白的胡须都颤抖起来,手脚都哆嗦起来,口中忍不住嘘嘘感叹。╔ ╗

  纳兰弱雪点了点头,看了看正在忙碌的穆崖,抿嘴笑了笑。她现在已经对穆崖没什么厌恶感了,甚至心头很感激穆崖带来了这一切改变。然而,越是和穆崖相处,她愈发在穆崖身上感觉到一种亲切的熟悉感,连她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终于轮到我了吗?嘿嘿!”

  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众人纷纷转头望去,却见一个满脸通红的虬髯大汉分开人群向前走来,大摇大摆地往面宁冲前面前一坐。

  天气并不热,但这虬须大汉脸上却不停的往下流汗,再加上红的不正常的脸庞,立即给人一种他病得很重的印象。

  姚晨此时也在帮忙替宁冲打下手,所以站得并不远。他一看到这虬须大汉,打量片刻,白眉紧了紧,已经惊呼道:“大小姐,这人根本没病!”

  “没病?”纳兰弱雪吃了一惊,冷冷的目光投向了那大汉,说道,“他没病却来诊治,这么说,他应该是万草堂派来捣乱的!”

  姚晨赞同地一点头,着急道:“大小姐,这可怎么办?这大汉是来捣乱的,穆崖大师即使能轻易判断出他没病,他也可以矢口否认,当众说穆崖大师诊断得不准确。这样会给穆崖大师声誉带来严重影响,更严重一点,这大汉甚至可能鼓动周围的人,砸我百草堂的招牌……”

  纳兰弱雪心头也明白这些,却极为镇定地沉着气,说道:“姚晨大师不用着急,先看看穆崖大师会怎么做。╔ ╗”

  姚晨张了张口,却发觉确实是没有好的对策,只得沉默下来,却把目光紧张地放在宁冲和那前来捣乱的大汉身上。

  “大师,快替我诊治吧,我正被疾病折磨得痛不欲生。”

  大汉毫不客气,口中说了一句,脸上装出极为痛苦的表情,坐在了诊台前,不但不把手腕摆在桌面上,还干脆抱在了胸前,只瞪圆就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宁冲,目光中不怀好意。

  宁冲点点头,眉头沉着,仔细打量这大汉。

  直到那大汉以为宁冲肯定束手无策,冷笑起来之时,宁冲才微微笑了起来,摇着手中折扇,往身后椅子上一靠,却没说话,也没任何诊断动作。

  怎么回事?莫非穆崖大师这回不通过把脉,看不出病症了?

  众人惊疑不定,一时间,均把目光聚焦在宁冲身上。而宁冲对面那大汉脸上的冷笑更甚了。

  “你这病可不轻啊……若非遇到小生,只怕最长活不过半年。”

  宁冲终于是开口了,却语出惊人,让关注的众人都吓了一大跳。姚晨和纳兰弱雪更是大吃一惊,想不通这大汉根本是在装病,为什么宁冲却要诊断这大汉有病,而且病得不轻呢?

  “啥?我有重病,而且病得不轻,活不过半年?”

  大汉故意大吃一惊,“呼”地站起了身来,瞪得牛铃大小的眼睛瞪着宁冲。╔ ╗

  见到宁冲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大汉脸上肌肉抽了抽,暗暗佩服宁冲的镇定,却张大了口,捧腹狂笑出声:“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你这庸医明明没本事,却还要装什么高手!告诉你吧,我其实根本没病,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揭开你这骗子的真面目,让大家伙不在受骗上当!”

  大汉进入了正戏,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邦邦”砸着胸膛道:“我铁生平生最恨的就是四处招摇撞骗,骗人钱财,害人性命的庸医!大伙都看清楚吧,这小子根本就没真本事,什么从不把脉的话,都是放屁!他根本就是一个庸医,故意设局,弄来几个托,目的就是为了哄骗大家!”

  大汉越说越是激动,口水喷得四处倒是,气势汹汹。看到如此,百草堂一个角落,一名披着斗篷,看不清楚真面目的男子发出了“嘿嘿”冷笑,极为爽快地看着这一切。

  大汉说得激动,手舞足蹈,而宁冲却始终稳稳坐着没有出声。这不禁让众人担心了起来,莫非这个少年当真是个骗子,其实根本不会诊治看病?

  此时,就连姚晨等人也开始为宁冲着急了。不管怎么样,即使这大汉是明明白白地来捣乱的,好歹也出声气反驳一下啊,就这样一声不响地坐着,任由那大汉大声污蔑,这算什么!

  一时间,百草堂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做主的纳兰弱雪。纳兰弱雪咬了咬嘴唇,坚定地摇了摇头道:“穆崖大师这样做应该是有目的的,大家不要轻举乱动。”

  “大家看看,我说了这么多,说得口干舌燥,这骗子都不敢反驳半句,他分明是心虚啊!”

  大汉机关枪一般,说出了大量污蔑的话,让他意外的是,宁冲却自始至终都平平淡淡,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 ╗说着说着,大汉开始有种说不下去的感觉,于是把话头又引到了宁冲身上。

  宁冲依然没有说话,却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放声“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朗朗而不绝。

  大汉一愣,随即大吼道:“你这庸医骗子在笑什么?”

  宁冲“哈哈”大笑数声,忽然正色说道:“我在笑你明明死到临头了,却还不自知,可悲,可悲!”

  “什么!你……你胡说八道!”

  大汉被宁冲忽然爆发的气势弄得一怔,立即凶恶反驳。

  宁冲冷哼一声,忽然起身,清清楚楚地问道:“胡说八道吗?那我问你,你是不是每日早起,就会恶心干呕?”

  大汉一怔,吃惊道:“我……”

  宁冲毫不理会,一步步朝着大汉走去,继续说道:“你是否一旦发怒,心脏中就如同燃起了一团火一般难受?”

  “你是否偶尔会掉落头发,指甲开裂?”

  “你是否每次修炼内气,十条主经脉中,至少会有三条隐隐疼痛?”

  ……

  宁冲每说一个“是否”,就朝那大汉走去一步。╔ ╗

  那大汉被宁冲气势压迫住了,而宁冲说的每句话,却都说对了他身上的症状,心虚之下,他口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