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露一手(1/2)

加入书签

  “小哥,你也是来看病的?”

  那高壮青年看到宁冲跟随在他的身后,憨厚笑着问了一声。╔ ╗

  宁冲摸摸鼻子,笑着点了点头,只感觉眼前这高壮青年,除了体型庞大,身上的元力气息压迫力也不小,至少是武徒八阶的样子。

  宁家在万草堂的生意异常的火爆,那高壮青年排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的队,才轮到了他。

  “姓名?年龄?修为境界?”

  那坐诊的丹医三十出头,下巴留了一撮短须,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带着一种傲慢,询问高壮青年时,甚至头都没抬。

  高壮青年憨直地开口一一回答道:“俺叫顾大海,现在十八岁,修为是武徒八阶。”

  “嗯,”那丹医抬起了目光,又问道:“病症呢?详细描述下。”

  “俺是从乡下进城的,本来想在城里找份吃饭的事干,但前几天忽然就生病了。俺现在天天一大早起来,就感觉胸口发闷,一到夜里就全身冷冰冰的……”

  那丹医听了这种奇怪的病症后,捏着下巴短须,沉吟不已。片刻后,他说道:“伸出你的左手,我替你把把脉。”

  “大师,俺这种状况已经持续有好几日了,最初只是感觉身体有一些发冷,到现在一到夜里,俺的身体就像一坨冰块一样,冷得睡不着觉,都快折磨死俺了……大师,俺这病能治的吧?”

  那丹医号脉的时候,顾大海憨厚面容上布满忧愁,显然真的担心会不会得了什么绝症。╔ ╗

  那丹医没回答顾大海的话,沉眉自言自语着:“古怪……这到底是什么病症?从这脉象来看,没什么问题啊……”

  片刻后,那丹医知道自己对于顾大海的病症束手无策了,只得略微不自然地说道:“你这病症古怪,我诊治不来,你等会吧,我去喊杜子腾大师来为你诊治……”

  那丹医口中说着,已经起身走开了。

  “杜子腾?哼!”

  宁冲身后的纳兰弱雪听到这个名字,秀眉拧着,冷冷哼了一声。

  宁冲对此倒是知道的,这杜子腾是个三品的高品级丹医,曾经是百草堂的首席丹医。后来,被宁家花大价钱挖到了万草堂中,着实让百草堂蒙受了不小的损失。

  纳兰家对杜子腾这等高品级的丹医,从来都极为重视,哄着供着,付出了不菲的代价。可就是这样,在利益的诱惑下,这杜子腾还是选择背叛了百草堂。对此,别说纳兰弱雪了,就是石头人也会生气。

  宁冲笑了笑,在纳兰弱雪耳边小声道:“纳兰小姐莫要生气,小生等会就替你狠狠出气。”

  纳兰弱雪愣了愣,心头疑惑着点了点头。╔ ╗

  “就是这高个子有疑难杂症吗?”

  有些尖的嗓音响起,两个丹医童子在前方开到,分开了众人,一个脸颊上挂满不少赘肉的老者挺着肚子走了过来——正是背叛了百草堂的杜子腾。他身旁是那刚才离开的那短胡须丹医。

  “是,杜子腾大师,就是这个大个症状极为奇怪……”

  那短胡须丹医毕恭毕敬说着,指了指顾大海,然后将顾大海的病症以及诊脉情况,详详细细向杜子腾说了一遍。

  听完,杜子腾点点头道,自傲道:“区区病症,我杜子腾出手,定然药到病除。大个子,你过来,我替你诊断一下。”

  顾大海依言走了过去,并伸出了左手。

  杜子腾有模有样地把了把脉,脸上的自傲却渐渐消散了,取而代之了一种傻眼的表情。顾大海的脉象在他的感知中,完全和正常人一样,甚至比正常人还健康,跳动有力。

  又呆滞了片刻,杜子腾的脸色渐渐难看起来。作为万草堂数一数二的高品级丹医,现在却碰到难题,对顾大海的病症没没辙,这实在是丢人的事。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刚才还夸下了海口,若是束手无策的话,岂不是自打自己嘴巴了?

  杜子腾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平时又在万草堂以大师身份自傲惯了,他不想就因为这么一个解决不了的病症而失去威信,成为别人眼中的笑柄,一时间内心纠结起来。

  于是表情皱着,纠结了半天,杜子腾终于翻着眼珠子,气呼呼地做出一个让所有人吃惊的结论:“大个子,你根本没病!你是来故意捣乱的!”

  “你……你胡说!俺见过的丹医都说俺的病症奇特,无法诊治,所以才推荐俺来万草堂诊治!你们万草堂就是这点水平吗?俺顾大海当真瞎了耳朵了!”

  顾大海满脸怒色,他为人虽然老实,但越是老实的人,发起怒来就越可怕,他那高大的形体挺起来后,简直就像耸立的铁塔一样威武。╔ ╗

  杜子腾倒背起了双手,皮笑肉不笑地道:“嘿嘿,大个子,你这是想在这宁家的万草堂中动手不成?哼哼,我杜子腾大师的丹医水准,你一个外行也想质疑我的诊断结果?”

  一切都如宁冲意料的一样,杜子腾这等庸医根本无法诊治顾大海的病。宁冲扇子一展,摇动着时,已经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这一阵大笑声从顾大海身后传出,杜子腾立即脸色一黑,眼睛一眯,已经看到了正捧腹大笑的宁冲,大怒就都爱:“好个无礼的小子!有什么好笑的!你笑个屁!”

  宁冲微微一合右手中的折扇,灿烂地带着笑容道:“杜子腾大师当真好眼力,我就是在笑屁。”

  “扑——!

  “哈哈哈!“

  ……

  宁冲这话太毒了。╔ ╗一愣之后,被吸引起来围观的众人都反应了过来,立即发出了哄堂大笑。就连一向冷性子的纳兰弱雪此时也忍俊不禁,掩住樱桃小口笑出声来。

  “你……你……”

  杜子腾气地浑身发抖,气呼呼地手指着宁冲,却一时说不出话来。

  “杜子腾大师,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是脸上痛、肚子疼的小毛病的话,小生不才,还是能治的。”

  宁冲故意将调侃杜子腾这名字的谐音,说出了“肚子疼”的话,顿时又引得众人更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