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突破气罡境(1/2)

加入书签

  见宁宏基恭恭敬敬地应下了吩咐,长发老者点点头,袖子一甩,换了间密室中的修炼内室后,轰然关上了内室的门,没了踪影。╔ ╗

  自此,宁宏基终于是可以长长出一口气了,身子微微一直,才发现后背已经是冷汗淋漓。

  这长发老者是宁宏基约一年前遇到的一个异人,自称“魔君”。宁宏基当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拉下了老脸来求爷爷告奶奶,才拜入这老者门下,并将老者请来宁家坐镇。

  老者的实力之恐怖,宁宏基即便没见过老者完全出手,也知道恐怖到无法想象。具体点来说,宁宏基认为这老者要杀他的话,不过是动动手指,吹口气的功夫!仅仅从一些蛛丝马迹来看,宁宏基就已经确定这老者的境界已经超过了先天,达到了他从来都不敢想象的“武尊境界”!

  宁宏基知道自己捡到宝了,自然恭恭敬敬地对待老者,不耻低头,如爹娘一般地服侍。虽然宁宏基付出了尊严等不少的东西,欠缺也得到了极大的好处,不但半年前成功晋级为先天境界武修,宁家也发展得极为强劲,隐隐有吞并整个轩辕城各大小家族的势头。宁宏基已经野心勃勃,甚至有了和统治乾南的西门大阀对抗的念头。

  不过,这老者亦正亦邪,脾气古怪而爆裂,看到谁稍微不顺眼,就一个指头灭了。这一年来,宁家不管是家族之人还是奴仆,死在老者手下的,已经不下五六十人。

  这让宁宏基一直有些战战兢兢的,一直害怕哪里不小心惹怒了老者,就憋屈地惹来了灭顶之灾。╔ ╗

  想到这里,已经走出密室的宁宏基脸色一冷,冷笑着自言自语道:“真不知道是哪个不开眼的小贼,竟敢惹怒了师尊?哼哼,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老者没在面前时,宁宏基才能显露出平时的霸气和威风来。而此时,宁宏基竟然是少有的可怜起那惹怒了“魔君”的人来了。

  ……

  魔君的一个灵魂分身被上古邪君吞噬,顿时那围困着众人的荆棘之林立即开始枯萎萎缩,眨眼的功夫就缩回了地面,消失不见。

  至于金轮法王,此时却已经只剩余了一具空壳,估计被那魔君附身时,顺手给灭了灵魂。

  宁冲长出一口气,盯着地上那已经没了生气的金轮法王的肉身躯壳,心头不禁震惊想道:“那所谓的魔君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实力实在是恐怖之极!仅仅是一个灵魂分身,附在别人身体之上,竟然就能有先天境界的实力!真不知道魔君本尊的实力会达到何种可怕地步!”

  这时,宁冲目光一凝,已经聚集在金轮法王的左掌紧紧握着的一块金属小牌上。宁冲心头好奇着,走上前去,一俯身,已经将金属小牌拿中手中,仔细打量起来。╔ ╗

  这金属小牌形状极为奇特,呈现月牙形,小牌上刻画着一个狰狞的兽头。宁冲仔细辨认之后,才认出这兽头是个虎头,只是因为刻画的方式比较缘故,和现在的不同,所以形状才极为奇怪,气息很是神秘。

  从这些,就能判断出这小牌的历史应该不短。

  小牌的材质略带青色,似乎是青铜铸造,最下方的边缘出阳刻着一些宁冲不认识的古怪文字,文字正中间还有一个显目的数字“九十七”。

  看到这里,宁冲眉头一挑,猛然一惊,已经想起了什么。下一刻,他右掌一翻,手掌中已经多出了一块黄中透紫、呈卵圆形的徽章。这徽章正是他曾经在青石小镇上,闯入黑虎佣兵团后,干掉了一个神秘老者,从那老者身上获得的。

  当初,宁冲还以为这徽章上刻画的图案,是一只青面獠牙的恶鬼。但现在,他发现这枚徽章和新获得的小牌似乎是有着联系的,许多方面有相似的地方,甚至那小牌的月牙形状,刚还能严丝合缝地和卵圆形的徽章对接!

  尤其,宁冲又联想到看过的黑火炎龙的样子,终于确定,这徽章上刻画的不是恶鬼,而是一只青龙的龙头!

  “金轮法王请来那魔君时,貌似说过什么,愿意献出一块‘四兽牌’云云。四兽牌这名字应该就是这快小牌和徽章的总称。╔ ╗按这名字,这样的牌子应该有四块,我手中现在才有三块。却不知道这四兽牌到底有什么作用?牌子上各自刻写的一个数字,又是做什么的?”

  宁冲心头疑惑着,于是想找上古邪君出来问问。可是在心中连续喊了几声,那上古邪君却如同消失了一般,没有回应,若非宁冲依然能感觉到他和上古邪君之间的契约联系,他都要怀疑上古邪君是不是跑路了?

  眉头紧了紧,宁冲隐隐感觉到上古邪君的灵魂力量在渐渐地增强,立即就明白了这老家伙估计在全力炼化那魔君的灵魂分身,所以没时间回应。

  现在却也不是探索这四兽牌作用的时候,宁冲于是将两块牌子收了起来。这时,忽然一种怪异传来,宁冲感觉到一股纯净的元气力量,正通过他和上古邪君之间的灵魂契约高速传递而来,竟然凶猛而绵绵不绝。

  宁冲现在一怔,随即心头兴奋道:“这一股纯净的元气力量,是由一部分灵魂之力转化而成的!没想到这老家伙炼化了那魔君的灵魂分身,却也能给我带来好处!嗯……以后有机会的话,到是可以让他多吞噬点其他灵魂!”

  心头嘀咕着,宁冲却顾不得其他,立即盘腿坐了下来,闭目关心,精心地将那纯净的元气力量转化吸纳进自己的经脉之中。

  此时,一帮马匪在金轮法王死后,群龙无首,早已经慌乱地各自逃命去了。车队最终赢得了这场狭路相逢的战斗。╔ ╗

  纳兰弱雪并没有让人追赶马匪,她此时看到宁冲忽然就地坐下,盘腿打坐运气,脸色不禁微微凝重,向左右说道:“这位救了我们的公子似乎是要突破境界层次,大家别打扰他,散开到四处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