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绝壁一(1/2)

加入书签

  宁冲清醒的时候,发现耳边风声“呼呼”作响,自己的身体正急速下坠。╔ ╗[]他先是大吃一惊,随后立即想了起来,他是刚才在风气隧道中穿梭时,被宁宏基以掌印生生震了出来,被打落下心碎崖了。

  “该死!这心碎崖如此高深,若在继续下坠,我必然粉身碎骨!”

  宁冲心头揪紧,表情扭在一起。此时万分危机下,他顾不上多想什么了,看准了对面那山崖的方向,就是一个“风梭”,人一下消失在空气之中,下一刻,就出现在了百步之外。

  但宁冲的身形依然高速下坠。

  危急万分,宁冲接连不停,一旦身形从空气中现出,立即又施展风梭,朝着瞬移而去。如此连续多次后,宁冲只感觉头脑一阵阵昏沉,脑子中开始如同针刺一般的难受。

  宁冲知道,自己施展风梭的次数已经到了“十次”的极限。可是,对面那山崖却还在远远的地方。

  这山崖距离心碎崖实在太远了,将近百丈的距离,宁冲的风梭虽然一次能瞬移出百步开外,连续施展已经到了极限之后,却不过掠过了大半的距离,对面那山崖看起来依然远不可及。

  呼呼——!

  风声在耳朵呼啸得越来越尖锐,宁冲能用风梭朝前瞬移距离,却无法阻止自己的身形进一步高速下坠。[]此时,宁冲的身形已经坠入了心碎崖下那灰黑色的雾气之中,顿时四周如同黑暗下来一般。╔ ╗光线变暗,能见度一下就下降了许多。

  宁冲根本不知道自己距离心碎崖底还有多远的距离,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来避免被摔得粉身碎骨,此时的每一刻、每一秒都极为珍贵,都有可能成为最终保住性命的关键时刻。

  宁冲心头越来越焦急,头脑却前所未有地清醒,他目光死死盯着前方山崖的方向。狠狠一咬牙,不顾头脑中针刺般的疼痛,再次使用了“风梭”技能。

  成功地进入了风气隧道。宁冲的情况却极为不妙,他的头脑昏昏沉沉的,视线竟然也开始变得模糊。最要命的还是反应和灵活度严重下降。

  白甲军帖吧

  嗤嗤——!

  此时,宁冲能做的已经只有尽量保证自己的要害不被风气隧道中锋利的风刃击中,其他的都顾不得了,于是他在风气隧道中穿梭时,一道道锋利的风刃毫不留情地朝反应变慢的他袭击而来,他的衣服和皮肤仅仅眨眼的功夫,就被划破多处,鲜血直流。(看小说就到叶子·悠~悠com)

  嗖!

  宁冲的身形几乎瞬移一般,出现在前方一百步的地方,人却狼狈不堪。浑身的鲜血,衣服破烂。然而,宁冲根本没有半点的犹豫,才现出身形,立即又施展风梭。人再次从风气中消失不见。

  随着头脑越来越疼痛混沌,宁冲自身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了,穿梭风气隧道时也越来越危险,随时可能被风气隧道中的风刃切成碎片。╔ ╗宁冲并不是不知道这一点,但是他若不如此,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跌落下万丈深渊。摔得粉身碎骨。

  所以,哪怕希望极其渺茫,宁冲也要咬牙使用风梭技能,继续坚持下去。至少,他现在在风气隧道中穿梭时,虽然不断受伤,却还能勉强保住性命。受伤总比丢掉性命要强!

  十二次……

  十三次……

  十四次……

  十五次!

  当宁冲硬生生靠着意志,将风梭的使用极限提升到十五次的时候,他人几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身体体无完肤,衣服碎成一片片,完全成了一个血人。

  宁冲更能感觉到头脑中“嗡嗡”炸响,脑袋如同四分五裂了一般,痛苦得无法形容,而他的视线不但进一步模糊,而且竟然成了血红色的一片。宁冲知道,这是灵魂力量使用过度后,脑袋受创后的迹象。这个时候,他的眼睛和脑袋随时都会爆裂开来,惨死当场。

  天无绝人之路,也就在这个时候,宁冲从隐隐的灰黑色雾气中,终于是见到了对面山崖的山壁,还看到那山壁上有一条条

  西汉之八王之乱全文阅读

  的绿色藤蔓交织缠绕着。

  宁冲心头大喜,立即聚起身体最后一点力量,在风中摆动起手脚,以轻身功法调整了身体姿势,划出一道斜向下的轨迹,朝着那山崖绝壁撞去。╔ ╗

  山崖绝壁之上,灰暗色的薄薄雾气笼罩,蔓延生长而出的藤蔓缠绕着山壁,不少藤蔓的分支下垂着,一根根的探向悬崖之下,如同垂柳。此时,风声裂响间,一道身影猛然撞在了山壁之上,随后就贴着山壁朝下方急速滑落。

  撞击之下,反而使得宁冲昏沉的脑袋清醒了不少,他猛然睁大眼睛,探出双手,死死地抓住了几根藤蔓。

  噼啪!

  噼啪!

  噼啪!

  ……

  宁冲的下坠速度太快,他拉扯住了藤蔓,却只能微微一缓之后,藤蔓就被扯断,继续朝下高速坠落。

  好在藤蔓极多,一根不行,宁冲就连续扯住多根。

  如此进行着,宁冲也不知道扯断了多少跟藤蔓,下坠的速度终于被抵消了。宁冲扯着一根“嘎吱”作响的藤蔓,长出一口气的同时,不敢大意,迅速扯住另外一根藤蔓,使劲的往自己的身上一捆。

  一根不保险,宁冲又连续朝着四周抓了几把,扯来数根藤蔓,朝着自己的身上牢牢捆住。

  宁冲此时的状态看上惨不忍睹,手臂之上,手掌之上,脸上……到处都是划伤的血痕,鲜血淋漓,他紧紧地咬着牙齿,面色苍白,浑身颤抖着,几乎已经没什么力量。╔ ╗

  在连续捆绑了数根藤蔓,确定了自己真的已经安全之后,宁冲仿佛是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和精神,视线阵阵发黑,头脑中一阵天旋地转,随后就手臂和身子彻底一松、一垂,失去最后一点意识,垂摆一本被系在了他身上的数根藤蔓悬吊在了空中,在山风之中左右摆动。

  宁冲人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