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临别前的温柔缠绵必看转折中(1/2)

加入书签

  战海龙浑身从头到底都是一阵的冰冷,甚至连呼吸都带着一丝的凉气。

  靳沉香焦急万分,她扶住他,关切地问道,“你怎么浑身都这么冷!”

  战海龙轻轻喘息着,嘴角扯出一抹艰涩的笑,“没事,我去洗个热水澡就没事了……”

  靳沉香扶着他进了浴室,帮着他将浴室里的水放满,又帮着他脱了衣服,缓缓地将他的身子完全浸入有点发烫的热媲水

  中。

  她则蹲在一旁,伸手将热水灌注在他身上,希望为他驱赶冰冷,可是她每次浇灌后,那一片的肌肤依旧冰冷如雪。

  “怎么会这样,你的情况什么时候恶化了!”靳沉香焦急万分,战海龙听了她的话,猛地抬头看向她。

  “老婆……”战海龙感到万分的惊愕,目光紧锁着靳沉香,一字一句地问道,“我的情况,你都知道了?”

  靳沉香见再也隐瞒不住,点了点头,“恩,陆逸北都告诉我了……”

  战海龙死撑的最后一口气一下子散开,他整个人都颓废地坐在了浴缸里,神情颓然。

  整个房间的气氛压抑的紧,靳沉香几次张了张嘴都没能说出口,良久才听到战海龙那低沉得有些颓废的声音传来,

  “老婆,对不起……”

  “恩?”靳沉香不解地望向他,“为什么说对不起?”

  “我没能做到对你的承诺,我没能实践当初结婚时的诺言,陪着你到老……”战海龙执起她的手,眼里不知是被水汽

  氤氲出了水花,还是有些动容的表情,靳沉香感觉他像是要哭出来一般。

  “不!”靳沉香连忙摇头,抱住他,“不会的!”她不相信,她不愿意相信。

  “老婆……”战海龙伸手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她,“你别担心,陆逸北说过虽然这种毒液会伤害我,但因为我身体还

  算硬朗,所以我要坚持到最后,不会放弃!”

  靳沉香听了这话,擦干了眼泪,点头说,“恩,我也会陪着你,一直坚持到最后!”哪怕,不能陪到老,她也要这段

  时间无怨无悔!

  人生很短暂,该珍惜的时候必须珍惜!

  正所谓——人生短时须尽欢!

  “所以,我来帮你!”靳沉香见两人彻底揭开了心中的秘密,便不再忌讳什么,她伸手解开了自己的衣扣。

  “老婆……”战海龙伸手想拦住她,却被她按住手,靳沉香朝他摇头。

  “不是说了,我们要一起共同度过这个难关?”靳沉香站了起来,伸手脱下外袍,露出了那一身如婴儿般嫩滑的肌

  肤。

  战海龙看着她,喉头滚动了几下,小腹那里一片的紧绷,他看着靳沉香的目光倏地一下变得深长而火热。

  靳沉香缓缓地踏入了水池中,将身子慢慢地浸入水中,扑在他的怀里。

  那冰冷的感觉缓解了她身上的灼热感,靳沉香缓缓将身子紧贴着他紧绷带着点夜晚微凉的感觉,那样子令她感到很舒

  服。

  他就像个急需寻找庇护的孩子,偎依在她的怀里,而她则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将小脸用力蹭了蹭,然后闭着眼朝他露

  出一个甜甜的笑。

  潮红的脸颊,红润的双唇,还有那翘挺的浑圆,他的目光一路沿下,目光越发的炙热,喉头的干涩感令他感到燥热,

  他伸手掬起水从她那白皙的肩膀一路倒下。

  晶莹的水滴缓缓从她那玲珑的身躯而下,勾勒出一幅活色生香的香、艳图。

  他的体内,有股火热自小腹而起,瞬间朝大脑冲去。

  战海龙一笑,伸手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直接坐在了他的双腿间。

  大掌绕到她身后,他用力一拖,将她的身子往前推去。

  双腿间忽然紧绷的凸、起,一道硬ting而火热的东西抵在了她的双腿间。

  靳沉香刷地一下子脸红透了,她低下头,却发现眼前正一脸笑意的战海龙,水珠滴落在他的发间,那样子邪魅至极。

  目光落下,他那小麦色,紧实的胸肌便坦露在了她的眼前。

  再往下,她和他的某处紧密贴合。

  靳沉香的小脸刷地一下红得能滴出血来,战海龙捧起她的脸,那雪白如瓷瓶的肌肤,还有那柔滑的触感,每一次抚摸

  都让他迷恋不已。

  凝望着她,战海龙低头吻住了她的唇,他的舌头如蛇一般缠了上来。

  大掌在她的背部一路沿上,将她的身体压向他自己。

  靳沉香的身体被迫往前高ting起,他松开了她的唇,低头含住她的浑圆。

  她惊颤着要惊呼出来,战海龙随后抬头,再次吻住了她的唇。

  他的舌尖卷过她的唇瓣,撬开她的贝齿,卷入了她的檀口中,横扫过每一处后,他急切地勾起她的丁香共舞,反复的

  sun吸,啃咬,他极尽所能地品尝她的美好。

  低沉的喘息,夹杂着沉重的呼吸,纠缠着彼此的鼻息中。

  她被他紧紧地抱着,任由他的索取。

  良久,直到她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被夺走时,他忽然放开了她。

  他将头靠在她的胸前,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老婆,我怕……”

  靳沉香低头问道,“怕什么?”

  “怕我会伤了你……”

  靳沉香笑着捧起他的脸,直直地看进他的眼底,“我爱你,这足以抵挡一切……”

  说完她低头吻住他。

  战海龙抬头,那双眸子闪动着光芒,他伸手抚上她的脸颊,每一寸每一寸地抚摸着,凝视着仿佛她就是这世间最珍贵

  的宝贝。

  随后他吻住了她的丰圆,轻轻地啃咬,sun吸,舌尖掠过那粉润的顶端,引起她一阵的颤抖。

  她轻轻地shen吟着,伸手伸手勾住他,他拉住她的手压向他的下身。

  那小手掌心覆上了他那高昂的挺起,她的小脸滚烫起来,轻轻地娇嗔一声,“老公……”她的话还没说完,他便抬头

  吻住了她的唇。

  水帘中,她那娇媚的身躯完全袒露在了他的眼中。

  “老婆,你真美……”她的美丽,他丝毫不掩饰地赞美道,看着她的眼里满是赞赏,没有丝毫的猥。亵。

  “还记得我们当时初见么?”战海龙忽然问道。

  靳沉香抬头,眼里氤氲了水汽,一片的朦胧。

  “那时你就像是只全副武装的小野猫,带着尖锐的利爪,见谁都伸出一抓!”战海龙想起那时的初次相遇,她因江湖

  救急跳入了他的车里,结果被他逮个正着,那时当自己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后,她那一副既惊讶又沮丧的表情,着实

  让人无法忘怀。

  “是啊,也不知道那时是谁像个无赖一般,用权利欺压老百姓!”靳沉香嗔了他一眼,想起他那时用官大一级压死人

  的表情瞪着自己,那时的他的确很可恶,可恶到她想冲上去狠狠滴给他一拳。

  “那时,你很恨我吧……”他一笑,想起她那时的表情就觉得好笑。

  “恩!”靳沉香点头,毫不避讳。

  果然,很想咬自己!

  战海龙笑开,“所以你一直记恨在心,终于让你逮到机会,狠狠滴咬了我一口咯……”记得她那时咬自己的脖子的时

  候,可狠了。

  “咳咳……”靳沉香有些尴尬地撇开了脸,他捧住她的脸,接着说,“那个咬痕整整两个月都没消褪呢!”

  为了这个吻痕,他被魏东成那几个家伙整整调侃了大半年,颜面尽失。

  “干什么,你打算秋后算账吗?”靳沉香嘟着小嘴,瞪着他。

  战海龙立刻伸手抱住她,将身体紧贴着她,感受着那丝丝的温暖,“不是,我只是在回顾过往,感谢上苍。”

  “感谢?”

  “恩,感谢上苍将你送到我的跟前。”战海龙捧起她的脸,吻了下去。

  “我也是!”

  靳沉香温柔地回应他,比起之前的更带了点疯狂,她此刻什么也不想去思考,只想跟着他一起沉沦。

  身躯紧贴,肌肤与肌肤之间的摩擦,蹭出了火花,融化了她的身躯,连同她的意识也一起被溶解,她扭动着身躯,向

  他索取着温柔。

  战海龙大喜,他抬头吻住她,身子一个向上挺jiin,双手抓住她的小翘臀往自己身上托去,他眉头拢紧,轻轻咬住

  她的浑圆,大掌往下一压,瞬间冲了进去。他的身子完全嵌入了她的身体里。

  “啊!”她咬牙,不敢惊呼出来,双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肩膀,那突如其来的猛烈撞击,如同一阵电流,瞬间从下面冲

  了上来,直逼大脑而去。

  身子因此而止不住地战栗了起来,随着他那强而有力的撞击律动着,每一下猛烈的撞击,夹着酥麻麻的感觉瞬间电走

  全身,那从未有过的欢愉感如同潮水般将她的神经全部淹埋。

  五官那那一刻仿佛都被电麻痹,无法思考,唯有跟着他的每一下的撞击,而如蛇一般地扭动着。那近乎癫狂的感觉,

  还有那狂野的冲击几乎将她的灵魂都撞出身躯。

  水被激荡出一阵的浪花,刷刷的水声将她那几欲从喉咙里喷薄而出的娇嗔声淹埋。

  她朝前挺着身子,双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肩膀,身下那紧密而荡漾的感觉令她不自觉地抬起了头,张开嘴,断断续续的

  呻吟声从喉咙里逸出。

  他双手紧紧地抱住她的腰肢,将脸紧贴着她的胸口,身子一次又一次地用力朝上挺jin,体内仿佛有着一只狂野的飞

  马,在那广袤的草原上不停地奔驰着,散发着无尽的野性,尽情放纵。

  节奏,一次比一次猛烈,一次比一次快速。

  她低头,大口地喘息,眼中的他,那发被露水打湿,答滴答滴的水珠从他那紧绷纠结的肌肉上一路滑下,他紧闭着眼

  的样子,性感至极。

  他用力朝她的深处挺近,一下一下,猛烈地撞击着她的身子。

  靳沉香双腿将他的腰身夹得紧,双手抓住他的头发,张开口大口大口地喘息,娇嗔声不断,那种愉悦和快感瞬间充斥

  大脑,脑中一片的空白,身子轻得像是羽毛一般,跟随着他的每一下猛烈的撞击朝上飞腾。

  她抬起头,卷发如波浪,每下甩开一个卷翘的弧度,伴随着汗珠瞬间飞出。

  那样邪魅狂佞的他,她这是第三次见到,那般的至情至性,狂野奔放,只稍一眼就让人无限沉沦。

  “老公……”她的话刚出口,他猛地一个冲击,猛烈的欢愉一下子冲到了脑门,所有的话最后都化作了一道几近婉转

  的声音,从她的喉咙冲出。

  “啊……”那一刻水花四溅,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瞬间贯穿,那达到极致的顶峰的愉悦令她眼前一片的白光飞掠,她

  再也忍不住发出了惊呼。

  靳沉香紧闭的眼倏地睁开,十指深深地陷入他的肌肤,身子跟着他的每一次用力的挺进而扭动着,火热愉悦瞬间占据

  了全身每处感官。

  他大汗淋漓地用力挺动着,双手环住她的腰肢,用力将她压向自己的身体。

  随着他激烈的每一下,她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抖,几乎要蹦出身躯,细密的汗珠从背后滑落,海藻般的发丝随着他

  的每一次用力,而妖娆地颤动着。

  她感觉自己像是在空中飞行,一会儿飞向天堂,一会儿又随着他坠入地狱。

  一阵酥麻快感袭来,脸颊绯红,靳沉香情不自禁地扬起头,身子朝前挺、起,双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肩膀,喉咙禁不住

  那如电流般袭来的愉悦感,而发出一声娇嗔。

  那声音如轻旋悦耳,入耳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