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我们与梦家不熟(1/2)

加入书签

  (31 )

  其实,那位死在箭下的仁兄还真是死的够冤的,因为他说的是实在话。

  这断月崖真的是不仅高大百丈,且湿滑陡峭,基本没有借力之处,即便是上官浪、云中龙顶级高手之流,也是对着深崖眉头紧锁,然后各带数把宝剑,以备不时之需。

  而其余之人,则开始砍树,扒树皮做绳子去了。

  上官浪和云中龙站在悬崖边缘,相视一眼,眼里同时露出一丝较劲的炽热,显然,这一刻,两人的心里都把这次深崖之行,视作竞技的方式。

  然后,两人足下一跺,状若兀鹫,凌空钻进灰暗茫茫的夜色之中。

  可谓人多力量大,且在场的都是武林好手,砍树扒树皮这等力气活对于他们来说,那是职业对口,小菜一碟,没毛病。

  至于如何把树皮结成绳子,这个倒是需要一定的技术专业的,毕竟,所结成的绳子不是三五丈,而是百丈之长,且涉及到它的重力负荷与坚韧的耐性问题,两者缺一不可,否则,要不就不够长度,要不就是半途断裂,势必导致大量的人员伤亡谁也不敢保证,悲剧不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但是,论到专业问题,在场的即便是高手如云,人才济济,而对于这等平时根本不重视的技术却涉及乏乏,后来还是硬把两个有采花历史的高手赶鸭上架般撑起了场面,只把他们二人捉急的那个胆战心惊,边结绳子边汗流浃背,脸都黑了他们自家知道自家的斤两,做条三五丈的绳子,安装个铁钩,攀墙爬壁,闺室偷香的没有任何问题,可这是长达百丈呀,它的重力负荷和韧性必须随长度而递增,且这种递增的结果决计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的,而是呈几何方式翻倍递增的!

  仅仅结了十来丈长的绳子,两位采花大盗便口吐白沫,昏厥在地,把楚天歌给气的差点儿就拔剑给他们一个痛快,嗯,如果没有给一班人死死拉住的话。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黄衫派的“死神”穆天明引着夏停萨和他的队友来了。

  来不及悲伤和愤怒了!

  夏停萨一声令下:“把那两个废物扔下去!”

  不必劳烦他的队友出手,当即便有几个热心人挺身而出,七手八脚的把两个采花大盗摁住手脚,然后,在二人醒转过来的震惊和不甘、愤怒的咆哮叫骂之中,很是干净利落的把二人抛下悬崖。

  夏停萨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停顿,挥手命令几个队友迅速地投入结绳工作之中。

  众人甚是震惊,因为,夏停萨和他的队友对于结绳这项工作,似乎极为娴熟,倒像是他们打娘胎出来干的便是此事。

  由挑选皮料到组织皮料,整个工作有条不紊展开着,更有了两个队友砍伐了一些带胶质的树料回来,在众人充满诧异的眼神之中,剥开树皮取出浓稠的树脂涂在结好的绳子上面。

  有人问如此经过树脂涂抹可以起到何等作用,夏停萨懒得回答,他可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给这些害死大少的人当老师。

  不过,在不少人的喋喋不休的疑问之下,为了不让这些问题困扰着这些人导致他们的喧哗影响工作质量,其中一个队友只好给予了回答:这些含胶质的树脂涂抹在绳子上面,那是给绳子强化韧性。

  算是堵住了好奇之人的嘴巴了。

  只是,由此一来,众人的眼神更是充满了各种奇异和敬佩,暗叹武林第一人的牌子果然不是白挂的,所谓强将手下无弱兵,敢情,梦大侠这牛人的手下也非同一般哪,居然此等冷门的技术活都懂!

  其实,他们却是有所不知的,十年前,梦中游乃穿越而来,他带着二十一世纪的文化和技术过来,尤其,他的前世乃站在全球杀手界顶尖的杀手,不仅精通各种热兵器,更是涉猎到了各种冷技术的使用。

  以夏停萨为总队长的数百名特殊队伍,不仅传承了于谦宝这个杀手狂人的各项技术,更获得梦中游带来的二十一世纪的专业而系统的各种技术灌输,在武力值上,他们虽然远远比不上郑回、穆天明这等一等一高手,但是,对于涉及到譬如蹑踪、潜伏、渗透、攀爬等等冷门技术,却是绝对可以完碾他们的。

  有专业人士参与,效果就是不一样,不仅保质保量,速度上也是事半功倍,不足半个时辰,已经完成了十余条碗口粗长达百丈的绳子,而这还不是最后的工序,还必须把多条绳子并在一起,把重力的负荷尽量拉大。

  毕竟,这是涉及到很多人的生命,尤其是,这些人是为了寻找大少的,夏停萨不得不认真对待。

  虽然,他恨不得这些参与伤害大少的人统统死去,但是,一事归一事,眼下却是需要借助他们出力的时候,绝不可以在此时出幺蛾子的。

  长话短说,绳子已经做好了,众人也没有任何拖衍,齐心合力的把绳子一头牢牢绑定在一棵大树根上,另一端自然是垂下深崖。

  楚天歌看了宫绰智一眼,想对他说什么,却是在犹豫之间,宫绰智已经开口说话了:“诸葛兄,你带着几个在上面看着绳子。”

  楚天歌神色一松,眼里露出一丝感激。

  究竟是多年的朋友,能够想其所想,还不是一般的默契。

  郑回和余不意相视一眼,穆天明道:“你们放心下去,这儿交给我。”

  郑回和余不意点点头。

  “刀疯子”向作羽显然是个喜欢多做少说话的主,他没有任何言语,一马当先,几乎要比楚天歌早一步飞身纵身跳下悬崖

  好像他这等高手,并非全程依赖绳子的,对于他们来说,绳子,只是中途歇脚的驿站而已。

  楚天歌也跟着跳了下去。

  然后,郑回,余不意,宫绰智,黄衫派的高手,红羽楼的高手,以及各大门派各路豪雄,纷纷的,好像下饺子一般断断续续纵身跳落下去。

  夏停萨和他的队友暂时还是不能下去的,毕竟,光一条绳索,还不够保险的,万一由于震荡和山石发生摩擦而导致的损耗乃至被割断,那岂非危险之极?

  所以,他们必须多做一些绳索,做以备用之需,把安全系数提到最高。

  幸好,早些时候,众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