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安掌门回来啦(1/2)

加入书签

  (31 )

  果不其然,待得餐毕,仆人将碗筷收拾妥当,端上茶水,香茗走过一巡。

  周万阳放下茶杯,看着周仪慈,道:“侄女,经过一夜,估摸你也有了最后决定,是如何个决定呢,不妨告诉在座叔伯,那样便是了结了一件事儿,不仅大伙儿轻松,你也落得安静是不?”

  周仪慈微微点头,道:“大伯您说的是,大伯为侄女作了不少设身处地的理解和帮助,侄女铭记在心,很是感激。”

  周万阳道:“哎,大家都是自己人嘛,我是你大伯,我不帮助那你帮助谁呢?”

  周仪慈道:“是这样的,大伯,各位叔伯,你们知道的,侄女从杭州白手出行,身上一文不名,倘若不是总制大人贤伉俪大方援助,我怕是寸步难行。而来到大同府,又受霍尔翰大人父女鼎力相助,才获得立足之寸地。想来,这些事情,各位叔伯自是心中有数,不必侄女赘言。”

  众人面色有点难看,毕竟,她说的是事实。

  “也就是说,”周仪慈微微一顿,接着道:“切莫把侄女看的过高,好像非常风光一般,其实里头之难过,只有侄女自知,譬如,侄女表面上,手握这大同府四大矿场,成为了大同府商界龙头企业家,然而,两袖清风,穷的叮当响的我,如何具有那么一笔庞大的资金操作呢,其中道理,各位皆智慧高明之士,只消想一想,便不难明了,对,我就是跟人打工的,好听的说,是别人的代言人,难听的说,是别人的傀儡。所以,昨天众位叔伯提出的要求,却是难为了侄女,是侄女力有不逮的。”

  众人面色皆是一沉,仿佛乌云密布将要下雨一般。

  其实,周仪慈所说的道理他们如何不是心知肚明,只不过,贪念作祟,被他们采用选择性的屏蔽了而已。

  陈大伯陈桂平干咳一声,道:“侄女呀,别说的那么难听,什么傀儡的,那只能说是你的本事,如果你没本事,也做不了别人的傀,嗯,代言人是不?而且,据我们所知,四大矿场的重要行使权和管理权,都握在你的手上,这就够啦。其他的,我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周仪慈冷笑一声,道:“大伯的意思,好像是说,我只管把所有的控股权移交给你们,就不用再管其他事了?包括他日原主找上门来,与你们追讨纠纷,也是与我无关是吧?”

  陈桂平点点头:“当然,只要你把矿场交给我们,就没有你任何事了。”

  善良的周仪慈为了周家和夫家的未来着想,还试图让他们明白厉害关系,警告他们,安无风绝对不是一个仁慈之辈,跟他对掐,他能把周家和陈家撕碎!

  毕竟,她是周家的人,身上流淌着周家的血,而陈家,虽然对她保留胎儿怨念极深,但是,讲良心,在胎儿之外,还是对她不薄,当然,她也知道,陈家之所以容忍与她,最根本的原因一是忌惮她的娘家,二是顾忌着总制大人夫妇,否则,她焉得安生,怕是在拒绝陈鑫云同房之事都会被她丈夫给活埋了。

  但总的来说,人家陈家毕竟没对她怀恨而刻薄,还算不错。所以,她希望他们可以清醒一下,放弃这个极之可能会埋葬两家的贪婪念头。

  她不忍。

  然而,她终究还是年轻了,又或是,她还对人性的理解还不透彻。

  而人性当中,除了执念,便是贪念最是牢固之顽疾。

  贪念不仅可以蒙蔽智慧,更可以摒弃善良。

  故而,当周仪慈使用郑重其事的态度再次警告他们:“各位叔伯,侄女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们,让我代言之人,绝非善与之辈,倘若把他招惹了,后果绝非你们所能想象!”

  然而,在座的,都是江湖老人了,或许,他们并没有过多实质性的参与着江湖的血腥争斗,但是,他们自负对江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