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谜一样的人(1/2)

加入书签

  (31 )

  雁荡山上,已是白雪皑皑。

  天空飘着雪花,而校场上,梦家的特种部队依然顶着寒风酷雪,在余谦宝同志的监督下,卖力的训练着。

  站在远处一角的崔罗莎和方如诗皆摇摇头,崔罗莎道:“余妹子还真是不减当年呀。”

  方如诗低声嘟囔一句:“变态。”

  崔罗莎笑道:“这么多姐妹,怕是也只有你敢批评她啦。”

  方如诗颇为无力道:“不,这家伙二十年来,不仅把她那支队伍训练的恐怖非常,连她自己也进步神速,现在,在她手上,我已经占不到什么便宜了。”

  崔罗莎点点头,叹道:“不说她的武功,却说她的努力和勤奋,为了梦家,付出了太多太多啦。”

  方如诗眼里露出一丝敬佩,点点头,道:“这倒是。”

  一道身影打梦宅那个方向出现,似缓实速,几乎在眨眼之间,一袭僧袍容貌娇艳的极速掠射过来,近处现出容貌的妙清,便来到了二女面前,方如诗无力的看着她,都跟随梦中游二十多年了,居然还以出家人打扮,都不知她是不是存心跟佛门闹别扭,反正,劝也劝过了,她就是如此执着和坚持,众人只好作罢。

  崔罗莎道:“妙清,有要紧事儿?”

  妙清点点头,道:“怕是了,两位记得前段日子,我们在川蜀的煤矿遭遇围堵,不仅丢掉了市场,更连带把其他一些生意都给拉下了?”

  方如诗和崔罗莎皆点点头,表示清楚,方如诗遥指远处的余谦宝,道:“那不,余妹子还嚷着要亲自出马,带上她的部队过去直接灭了那些人呐。”

  崔罗莎道:“问题是,源头在大同府,而幕后更有柳家在操纵着,偏偏,当年,柳家柳嫣那姑娘为了保护我们的大少而遇害,所以,我们梦家欠柳家的,即便是三少明明知道其中猫腻,却不便出手,于是,才有了后来把安无风推上青城派掌门之举,然后,才暗中托付安无风出面去做,如今,算来也有一段日子罢,据来自川蜀的情报说,现在,那几家原本挤压刘鑫台的矿商安静了下来,也不知大同府发生了什么事,那安无风做了什么,额,妙清妹子,你刚才想说什么,莫非大同府发生了大事?”

  妙清微微颔首,道:“正是,大同府的宏运钱庄花掌柜传来书信,我没看,听三少说,那安无风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把柳家的二公子,也就是柳嫣的亲弟弟送进了牢狱!”

  方如诗一愣,不怕事大的崔罗莎却是拍手点赞:“好呀!”

  方如诗白了她一眼,道:“好?这回把事可闹大啦!”

  崔罗莎略沉吟道:“也是,如果可以那么做,三少早已出手了,不过,这是那安无风做的,他代表的是青城派,跟我们没有关系吧?”

  方如诗摇摇头,道:“或许,我们可以这样自己欺骗自己,但是,人家柳家又不是傻,至少不会整个家族的人都傻,如何想不到安无风的背后站着梦家的推手?”

  崔罗莎道:“也对。那么,三少如何意见?”

  妙清道:“我这不是过来请三位回家商量么?”

  方如诗微微点头,脸微微抬起,望远处还在训练的余谦宝道:“余妹子,三少喊回家,有事商量。”

  她的声音并不大,但任其北风猛烈,却是丝毫混乱模糊不了她的清晰,单凭这一份深厚的功力,俨然惊世骇俗了。

  余谦宝微微一怔,扭过脸来,看了一眼,点点头,转头对夏停萨他们道:“今日就训练到这吧。”

  夏停萨道:“是,夫人。”

  ******

  余谦宝方如诗等四女回到了梦宅,相继进入了客厅,却见得马婉儿,姚燕,仙子,彩蝶,俞玉,谢群湘,得,梦中游的众多妻子都齐了。

  反而,梦家老爷子夫妇估计认为此乃他们年轻一辈的事儿,不知往哪儿溜达去了。

  在座的众人,包括梦中游在内,个个脸上的表情都分外凝重的,余谦宝倒好,她满面笑容甚至有点儿过节的味道,刚刚迈进厅里,便开心的笑道:“三少,刚才听妙清妹子说了,大同府那柳家的娃,那个搞屎棍被弄进监狱去了,是不是,啊哈,却是省了老娘动手啦!哈哈”

  众女抿嘴无语,看的出来,都是在强忍着,憋着笑。

  走在她前头的方如诗立刻加快步伐,跟着后面的崔罗莎立马降低步速,分明是打算远离这个除了杀人专业之外,几乎可以使用没心没肺形容的坦率女人。

  原本一脸寒霜的梦中游看着她,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拍拍身边的座头,幽幽道:“来来来,宝儿,过来这,看你开心的样子,不妨给哥分享分享。”

  余谦宝拿眼一看,不由微微一愣。

  原来,她们十个,都是梦中游深爱的女人,并无等级正偏之分,通常是以年纪分配依次坐在梦中游的左右两边,也就是说,多数时候,较为年长的谢群湘和马婉儿分别坐在他的左右,而今天,谢群湘却以自己什么都不懂为由往后坐去了,而马婉儿则以谢大姐都避让挪位她不敢独占为由也后撤去了,于是,梦中游左右两边空出了两个座头。

  余谦宝很快意识到了,自己估计哪里忽略,露出一丝怯意,讪讪道:“三少,我,我不去成不?”

  梦中游道:“你说呢?”

  余谦宝忽然转身把来不及刹车的妙清拉在身前,一副拉皮条的嘴脸,媚笑道:“妙清妹子,来,别说姐不对你好,现在就带你跟三少亲近亲

  近,很感动吧。”

  妙清由来随和,尴尬的道:“姐,你不带这样坑人呀。”

  “走走走,”余谦宝在梦中游面前没脾气,但欺负妙清此等纯良女人却是绰绰有余的。

  而且,梦中游也招手道:“嗯,妙清也过来坐罢。”

  妙清低声道:“是。”

  余谦宝一脸计谋得逞的得意模样,拉着妙清来到了梦中游面前,才松手让她在右边坐落,而她自己当然只得在梦中游左边坐落了。

  这一阵子因为余谦宝的意外插曲,使得众人的神情放松了不少。

  坐下之后的余谦宝,低垂着脑袋,眼观鼻,鼻观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