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8完结(1/2)

加入书签

  66、番外:你只属于我3

  “好东西?”李勉重复一遍,之后猛地站起身,“妈蛋!那个丑八怪要干嘛?”

  沈孝千拉拉他:“别这么激动,那个男的只做下边的,韩少爷也不吃亏。”

  “就没人管?”

  “谁管啊,这里同恋多得是,都看习惯了,对韩少爷来说就当另一种体验啦。”

  “另一种体验也不能跟他!”

  李勉甩开沈孝千,决定去英雄救美。

  韩致恒很少来酒吧喝酒,也没想到这世道男人也会变得不安全。

  等他意识到身体不对劲时,在心里又骂上李勉了,就知道跟他扯上关系准没好事。

  韩致恒快速起身,压抑着身体不时窜起的热度和马上要冲上头的酒劲,打算赶紧打个车回家。

  刚站起来,他就看之前请他喝酒的细竹竿一脸志得意满的向他走来,回想起那杯酒,心想这特么倒霉催的,被李勉亲两下他开始吸引男人了?

  韩致恒站直身体之后发现这样不好,下半身凸起太明显,任谁看到都会以为他是个流氓,又微微弓着身子,可那姿势更诡异。

  眼看着对方一脸挑逗的走过来,他则眼带威胁的看着对方。

  他想他应该揍那人一顿,给个教训,拳头已经捏的咯吱咯吱响。

  结果视线里的人突然换了,是他刚刚还在翻来覆去想个没完的那个。

  李勉及时到韩致恒和细竹竿中间,胳膊一抬搭到韩致恒肩上,完完全全挡住了两人在他眼里无比“郎情妾意”的视线。

  他上半身凑过去下巴扬起,宣示主权一般,搂着韩致恒来了个热吻,还用身体把韩致恒下边鼓起来的帐篷也挡的严严实实。

  沈孝千今天被李勉的行为震到无数次,看到这种画面还是觉得这世界疯了。

  他的第一个想法是:李勉终于决定上真身搞垮韩致恒了!

  紧要关头被抢了人,细竹竿脸都绿了,走过去质问:“你谁啊?”

  李勉贴着韩致恒不动,只把脸扭过去看着对方,挑衅的说:“你管我谁,你要对我男人干啥?!”

  “你男人?他刚才明明一个人——”

  “别特么挡道!”李勉一把将那个很细的男人挥开,故意加大了点声音说:“这么饥渴,外边有的是棍子,痒了自己捅,干嘛来碰别人的人。”

  听着李勉损那个细竹竿帮自己报了仇,韩致恒居然想笑。

  随后注意到,身体和身体的碰触,让他感觉自己被点燃了,酒的后劲开始上来了。

  想到正挨着他的不是那个细竹竿,而是李勉,心里奇异的觉得很美好,内心深处还有点欢愉。

  然而想归想,理智还在,心里再怎么诡异的欢愉,他也不想跟李勉有过多接触,那不是等着折寿吗。

  违背身体意愿推开李勉,可手还抓着对方的手臂,也不知道是想彻底推开,还是怕对方离开。

  见韩致恒推他,李勉改为环着对方的腰,小声在他耳边说:“你下边都能挂菜篮子了,我送你出去,别推我。”

  不等韩致恒表态,李勉不由分说就就着两人贴在一起的姿势,侧身把韩致恒往门口带。

  韩致恒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跟李勉紧贴的下半身,尤其边走边不可避免的蹭着李勉,让他一边气愤这个蠢货简直是火上浇油,又一边忍不住再去蹭。

  这纯粹是喝了不该喝的东西才引发的身体反应,绝对不是他的本意。

  之所以心不在焉的喝了别人递的酒,也是因为李勉给他闹的,所以李勉帮他一把是天经地义。

  韩致恒呼着热气,给自己找到了不推开李勉的理由,鼻间吸到了对方身上淡淡的清爽味道,陶醉的又深呼吸了几次,想要闻到更多。

  直到鼻尖碰到李勉的脖子,才惊觉自己居然在做这么……猥琐的事,韩致恒一个激灵,下边居然又挺起来不少。

  “啊!”李勉被顶了一下,反应过来那是什么,脸色瞬间红透,他看向韩致恒,对方却尴尬的转移了视线。

  “你那个……”李勉也很尴尬,眼珠子乱转,“忍一忍,一会儿到家就好了……”

  “闭嘴。”

  终于把人带到路边,李勉放开韩致恒,侧了个角度,挡住对方下边那个升国旗的地方,开始帮韩致恒打车。

  早知道刚才不喝酒了,还能顺道送人回去……

  李勉一边跟前后左右的人抢车一边后悔。

  终于抢到一辆出租,李勉把韩致恒扶到了后座,把薄外套脱下来给韩致恒盖着,跟司机说了个地址,付了钱。

  韩致恒把李勉的外套扔出去,转而催促司机开车。

  李勉弯腰捡起外套,又看到韩致恒腿间的大帐篷,突然很不放心,小声问:“你……你不会半路……把司机给那啥吧……”

  “你——我抽死你……”

  李勉深觉不妥,万一韩致恒半道上兽大发,把司机给做了……

  “我还是送你到家吧。”李勉做了决定,也不管韩致恒同不同意,就上了车,为了避免韩致恒把他推下车,他还聪明的选择了前座。

  “你滚下去。”

  “司机都没说话你多什么嘴啊,再说刚才是我付的车钱。”李勉瞪了他一眼。

  韩致恒下边涨的疼,头更疼。

  一路无话。

  李勉在想那药对身体有没有什么伤害啊,对以后勃起有没有影响啊,据说那种烈药对身体副作用都挺大的。

  他又想他的致恒怎么那么倒霉,碰到个变态。

  以后再碰到变态怎么办?他得告诉韩致恒别再去酒吧,那儿不安全。

  都怪韩致恒长得太帅了,混蛋,天天出去勾三搭四,现在都开始勾男搭女了。

  ……哎呀,幸好他跟着上车了,万一一会韩致恒找哪个女人泻火肿么办!

  与其把他留给别人,不如……

  韩致恒没像李勉想那么多,只是躲在后边司机后视镜看不到的地方,不住的用手磨蹭着他的欲望,可是又不能释放出来,否则该怎么解释裤子上的痕迹?

  自己的时候,还总是无意中撇到李勉的后脑勺,这让他产生一种他在看着李勉自撸的错觉……

  这错觉真是糟透了!

  到了韩致恒家小区,李勉松了口气,司机师傅的贞在他的帮助下总算保住了。

  李勉想扶着韩致恒,被对方支开了。

  “别跟着我。”韩致恒说。

  “我送你回去吧。”

  “再说一遍,别跟着我。”韩致恒的声音开始不稳,额上也冒出细密的汗珠,显然忍得很辛苦了。

  混着喝了几种酒,后劲也往头顶上涌,走路都开始画圈。

  李勉走又不甘心,可要是死皮赖脸的跟上去,韩致恒肯定会猜到他想干啥……想想还怪不好意思的。

  正在原地纠结,韩致恒家楼道门里就出来热热闹闹的一群人,像是聚会刚散伙。

  韩致恒感到一阵危机,这么迎面走过去,长眼的都能看出他正举着呢……

  “致恒。”

  幸好身后传来李勉的声音,韩致恒顺势就转了个身,没与那群人迎面撞上。

  李勉走过去,挨得近些挡住了重点部位:“让我送你上去呗。”

  这次韩致恒没说什么。

  老天真是开眼,给了他这么个机会。

  至于上去干什么,上去再说。

  反正霸王硬上弓也是不错的……

  韩致恒真想喊声“滚”,可现在只有李勉能帮他挡挡,他就忍下了。

  顺利的登堂入室,进了屋李勉立刻把门反锁,然后跑到最里边窗台旁,以防韩致恒将他推出门去。

  韩致恒看也没看他,进了自己的卧室,咔咔两声把卧室门给反锁了。

  屋里很安静,李勉听了半天,也没猜到韩致恒在干吗,就慢慢壮着胆子接近那间卧室。

  他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屏气凝神的听着,终于听见了非常轻微的男人的喘气声。

  哎呦,韩致恒在撸管。

  李勉乐坏了,看来他没有找别人来的打算了。

  李勉鸟悄的进了次卧,也就是上辈子的花果山,找到床头柜里全屋子所有房门的钥匙串,对着每个钥匙孔挨个试,最后排除法排出了韩致恒卧室的那把。

  钥匙伸进去,转了两圈,好在里边没锁死,门开了,卧室的“景色”一览无余。

  韩致恒正靠在床上闭着眼,一手撑着头,一手撸着下身翘起来的部位。

  李勉看的眼都直了,上辈子虽然跟韩致恒做过好多次,可从没见过这人打飞机呀。

  打飞机的男人还挺感!

  韩致恒听见动静,睁开酒醉的眼,跟李勉的视线撞个正着,他胡乱抓过旁边的枕头挡住自己。

  “你……咳,你怎么进来的?”

  李勉晃晃钥匙:“我找到了你的备用钥匙。”

  这种时候,韩致恒不想跟李勉讨论“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家钥匙在哪”这种话题,指着门:“怎么进来的怎么出去。”

  李勉咬了咬牙,快步走到韩致恒床前,扔开枕头,腿一抬就直接跨坐在韩致恒身上,双手握住对方热铁棍似的部位,说:“我、我会……我帮你吧。”

  不敢相信李勉这么大胆子,韩致恒的脑子反应慢了半拍,就被李勉碰到了。

  那一瞬间,韩致恒只感觉头皮快炸开了,低吼道:“我特么让你出去!”他伸手就抓住李勉的头发,想将人扔下床。

  李勉却非常固执的抓着他不放,并马上开始撸动起来。

  这种事李勉做过一次,那时候韩致恒为了能好好享受,几乎把喜欢的节奏,和希望李勉能照顾到的敏感处,都倾囊相授,还手把手的教他。

  此时李勉一边回想当时的场景,一边卖力的帮助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被揪得生疼的头皮很快就不疼了,他听见韩致恒的呼吸声越来越大,大腿部的肌也慢慢紧绷起来。

  韩致恒完全无法抵抗李勉带给他的快感。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喝多了的错觉。

  李勉就像是另一个他,清清楚楚的知道他每一个敏感点,会按照他最想要的方式和频率他,伺候他。

  世界上大概没人能拒绝得了这种美妙的感觉吧。

  韩致恒慢慢舒服的眯起眼,眼前那个低着头,只露出通红耳朵的人,真的是李勉吗?

  李勉到底要做什么?如果还是要跟他使坏,那可真是下了血本了。

  这么想着,他手上用力,抓着头发将人的脑袋带起来一点,李勉泛着湿气的眼睛就看过来。

  韩致恒被这么看着,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更燥热了。

  被韩致恒拉的不得不跟对方对视,李勉有点不好意思:“不……舒服……吗?”

  说完还揉了揉顶部的嫩,他听见韩致恒闭上眼“嘶”了一声。

  这应该是……舒服吧?于是李勉更卖力起来。

  该死……李勉到底是跟谁学的手活……

  韩致恒扬起脖子,再没工夫想别的,很快了出来。

  本以为she过一次就差不多了,没想到他低估了喝下的那杯酒,后劲居然那么大。

  几乎是刚she过,他就又硬了,而且脑袋彻底成了浆糊,熏熏然的。

  韩致恒想,那药不是伪劣产品,就是高端货。

  “致恒?”李勉还坐在韩致恒腿上,所以也发现了对方又立起来的地方。

  韩致恒扶额,低声道:“疼。”

  李勉听到,以为韩致恒头疼,立刻翻身下床,就要去给他拿水和解酒药,人还没走就被一把拉住。

  韩致恒脸色泛红,额上汗珠比之前还多,他指着下边:“再弄一次。”他是给憋得疼了。

  李勉既然这么想帮他,他就成全了吧。

  反正他自己撸也没多大感觉,肯定会效率低下疼痛持久。

  似乎每次碰到李勉,他最后都只能破罐破摔的认命。

  等了半天还没动静,韩致恒睁开眼差点气死,李勉跑哪去了??

  这个混蛋果然又在玩他。

  不去管那个失踪的人,韩致恒只好又亲自动手,刚被别人伺候过的地方果然娇气了不少,居然没多大感觉。

  韩致恒给气的索闭上眼睛死命的撸。

  突然床边陷下去一点,他又感觉有个人骑在他身上,有双微凉的手把他的手给挪走,取而代之的上了他。

  想也知道是谁,韩致恒继续闭着眼,也不再排斥李勉,任由自己彻底堕落。

  过了会儿,他感觉身上那个人向上挪了一块,坐在他小腹上了,随后才又握住他。

  正想着怎么只握却不动,就感觉自己的欲望被一个极为紧致滑嫩的地方吞了进去,韩致恒大惊睁眼。

  这才看到李勉居然脱得光坐在他身上,他的正慢慢埋入对方的身体内。

  “李……嗯……”李勉彻底坐了下去,韩致恒感觉从尾椎向上似乎有股电流窜过一般,几乎比she的感觉还要爽。

  李勉仰着头,适应了一会,才敢呼吸。

  他刚才去给自己做了点“课前准备”,看来还挺充分,没多难受就进去了。

  李勉把气喘匀,问道:“我动啦?”

  虽然这句通常都是韩致恒说的,不过今天这种情况,他来说也不算抢台词吧?

  见韩致恒不说话,代表默认了,他就双手撑在对方腹部,有规律的摇动着自己的身体,吞吐起对方的欲望来。

  韩致恒脑中只剩下“真特么爽”这种念头,完全说不出话来,不时的发出低沉舒服的哼声,手也不自觉的扶上对方的腰,用力的捏着。

  过了一段时间,他感觉李勉的动作慢了下来。

  李勉的大腿都酸了,暗道失策,早知道应该先给他撸一会,这要到什么时候啊!

  “还多久?”李勉问。

  一阵天旋地转,李勉仰倒在床上,之前一直沉默不语的男人压在了他身上。

  韩致恒反压住李勉,抬起对方的腿,就急促的抽动起来。

  这个李勉,害他丢过那么多人,他这样做一次,也不过分,完全不!

  想着他居然在着李勉,他全身都激动的无法控制,他几乎从未在床上如此失控过。

  身下的人渐渐抑制不住,呻吟出声,李勉叫床的声音更是让他兴奋不已。

  直到一股热流涌出,他全身轻松的不像自己,那种感觉大概比上了天堂还舒服。

  韩致恒还在回味,身下的人就动了动。

  “致恒,好了吗?”李勉的声音沙哑,又略微带点哭腔。

  李勉的声音很好听,他一直都知道,却不知道声音也有催情的作用,混合着药劲和酒劲,他察觉到他的下身又神了。

  “没。”

  第二天一早,韩致恒起床时头痛欲裂,也不知道是因为药还是因为酒,他发誓以后再也不去那种鬼地方了,昨天一定是鬼迷心窍了。

  想到昨天,前一晚的一幕幕就跟电影似的回放出来。

  尤其是他压着李勉一遍遍的做了不放……

  韩致恒看了眼屋子,人不在,却闻到一股香味。

  他披上睡衣,打开门,纳闷哪传出来的味道,厨房就探出个脑袋。

  “醒啦?再等十五分钟就可以吃饭了。我做了你最喜欢的皮蛋粥……那个,你要是有空,我给你写了点东西在书房,你呗。”李勉说完立即逃荒似的躲回厨房。

  韩致恒惊呆在原地。

  李勉在做饭??

  他一定是没睡醒,产生幻觉了。

  韩致恒走进书房,发现了李勉给他写的东西——几张扣在桌子上的纸。

  李勉的字写得跟小学生似的,不美观,倒是工整。

  韩致恒好奇的一个字一个字看了下去。

  里边从两人第一次闹误会开始,一直到后来的不可调和,李勉都真真实实的写了自己的感受,尤其当知道一切都是有人为了挑拨他们才设下的圈套时,那种悔不当初。

  还记录了李勉以为死定了时,看到韩致恒出现时的那种感动,发誓如果没死一定要好好弥补。

  然后,他说他发现老早就喜欢韩致恒了。

  表达了整整一页纸的爱意之后,李勉夸了自己的厨艺,说韩致恒胃不好,以后他会帮他照顾好胃,做好吃的饭菜。

  虽然收拾屋子的水平不高,可也不需要雇保洁了,称自己是“十全十美”的男人。

  韩致恒看完忍不住喷笑,这都哪跟哪。

  李勉在最后写道:我喜欢你,不仅因为你救了我,还因为你宽容、温柔,虽然对你来说,我只追了你三天,可对我来说,我已经追了你很久了,所以我们在一起吧。

  韩致恒的心,莫名的很温暖。

  他回忆着,他从小就喜欢看李勉,这个淘气包总能挑动他的神经。

  李勉在外地上大学那几年,他感觉无聊极了,可又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直到这个人回来,才又觉得生活好像正常了。

  后来发生的一连串误会和李勉对他不择手段黑他,虽然让他气愤,可他从未想过要报复回去,现在想想以他嫉恶如仇的格,能这么忍让李勉,简直是奇迹。

  李勉在外边叫了好几声,韩致恒才出去。

  李勉端着粥和小菜出来的时候,走路很慢,姿势也有些怪异。

  韩致恒特意忽略了这些,板着脸问:“你这次又想什么坏主意呢?”

  “什么也没有!”李勉尝了一口粥,眼睛一亮,把韩致恒那碗又推过去一点:“快吃,好吃。”

  韩致恒不想吃人嘴软,就把粥推开点,却一不小心推到了地上。

  李勉正喝粥的动作停顿下来,看着地上的碎碗和溅了一地的粥,眉毛皱的死紧。

  韩致恒一定是被自己霸王硬上弓生气了。

  算了,他大人有大量不予计较,再原谅他一次……

  这粥这么好喝,一定要心平气和的喝下去,否则就太浪费了……

  李勉自我调节了一会儿,突然拍桌子站起来,端起眼前那碗粥直接冲着韩致恒就扔过去。

  韩致恒一直盯着李勉,他庆幸自己躲得快,碗直接砸在了窗台上。

  “你——”疯了!

  不等他说完,李勉一个箭步就窜到他跟前,揪着他的睡衣就把他按倒在地,握着拳头狠狠的撞在韩致恒肚子上,连着两下。

  韩致恒被对方这一连串动作给弄懵了,对方的眼泪也啪嗒啪嗒的浇在他脸上。

  “我想什么坏主意?我又帮你撸管又给你当充气娃娃,还忍着腰酸背痛起来给你写情书做饭,你居然还不领情!我想打死你!你这个傻逼……我再也不跟你好了,我恨你!!”

  李勉说完,就把身上韩致恒的睡衣脱下来给掷在了地上,顶着一身青青紫紫的痕迹把自己半干未干的衣服裤子都从衣架上拿下来,穿上就朝门口走。

  边走还边放狠话:“我喜欢猪喜欢狗也不喜欢你了!你失宠了!”说完把拖鞋甩的左一只右一只,穿上自己的鞋,摔门走了。

  韩致恒被李勉一连串的动作惊呆了,甚至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刚刚李勉浇在他脸上的眼泪,让他觉得很心疼。

  韩致恒深吸一口气,他现在心里乱极了。

  可脚步还是不由自主的跟了出去。

  李勉搭乘的电梯还没到楼下,可能停留的层数比较多,韩致恒恰好赶上了另一趟电梯直达楼底。

  他出去时李勉正气呼呼的快速走着,骂骂咧咧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旁边遛狗的带着一只约克夏经过,李勉就指着那狗大喊:你这么丑从外表到心灵都不美我再也不喜欢你了!

  主人拉着狗绕开,骂了句神经病。

  韩致恒快步走到李勉旁边将人拉住。

  李勉挣了一下:“谁敢——”一看是韩致恒,马上扭过脸不理他。

  “我刚才不是故意把粥摔了,你推过来之后就在桌沿了你自己没发现吗?”

  李勉想想,本来是放在正好的位置,为了让韩致恒快点喝,他推了下,谁知道推哪去了……

  “跟我回去把衣服换了。”入秋了穿着半干的衣服又是大病初愈的。

  “我都说了不跟你好了,我说话算话。”差点立刻欢欢喜喜跟韩致恒回去的李勉咬着舌头说着违心的话。

  韩致恒哭笑不得,换个方法劝说道::“只是换个衣服,跟好不好没关系。”

  “那好吧,确实怪难受的。”李勉借坡下驴。

  早知道他刚才问一句,为什么把他的粥摔了,就不会来这么一出了,李勉跟回去的时候想。

  那天之后,李勉就赖在韩致恒家了。

  韩致恒不知道李勉到底从哪弄到的他家门钥匙。

  李勉也没告诉韩致恒,是摔粥事件的早晨,他偷偷出去配的。

  李勉每天给韩致恒做早饭,晚上威胁他必须回来吃,否则他就去公司,要把自己被韩致恒“□”的事公诸于众。

  韩致恒给气的要死的同时,却渐渐发现李勉确实不是要坏他,只是口头威胁罢了。

  他能从李勉眼中看到对自己的迷恋。

  这种目光让他慢慢的享受起来。

  李勉又撒泼打滚,让韩致恒跟郑雪分手,“那天早上我都把你犯罪现场照下来了,你要不跟她分手,我就把照片发给她,”

  “以后也不许让别人挽着你,那晚你掐了我一身的伤,要是敢让别人碰你,我就去验伤!”

  “你还得让楼下那个卖冰棍的大爷知道,我跟你才是一对,别人我不管必须得告诉他!”

  李勉就拿那晚上的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韩致恒,还自我感觉良好。

  有把柄在手里真是不错,看来那晚的罪没白糟,腰也没白白疼了好几天。

  在李勉洋洋自得的时候,韩致恒的视线也被迫的不得不慢慢随着李勉转了。

  可能确实如李勉所说,他是喜欢李勉的,不然也不会唯独对李勉格外不同,宽容忍让还发不出脾气。

  也不会在进入李勉时体会到从未体会的那种满足感……

  他是栽到这个人手里了。

  只是李勉现在还不知道,还以为所有诡计能够得逞都是因为手里握着他的把柄。

  李勉这个灾星,真是把他的世界搅得一团乱。

  半个月后,韩致恒应邀去了个私人聚会,李泽成带着李勉也去了。

  李勉远远的看见韩致恒,就皱鼻子瞪眼的跟他打招呼,韩致恒嫌丢人都没理。

  结果再看李勉时,就发现李勉正跟郑飞聊天。

  那两个人怎么认识的?

  郑飞轻佻的看着李勉:“上次见你可没这么好看。”

  李勉翻了个白眼:“谢谢啊。”

  在这一世,他们唯一的一次见面,就是那次在h市因为被人骚扰,谈判没谈成时那次。

  郑飞看着李勉白嫩的脖子,暧昧的靠过去:“哎,我对你有好感,有没有兴趣跟我试试。”

  李勉听得一身皮疙瘩,怎么到了这辈子,郑飞还这么膈应人啊,“没兴趣。”人正忙着追韩致恒呢,哪有空跟你唧唧歪歪的。

  李勉不想跟郑飞多做交谈,就说:“你千万别对我有兴趣,不然只会给你的感情史抹黑。而且万一因为追过我,再影响你下一春,到时候你肯定得后悔。”

  郑飞听得有趣,“我下一春?”

  “啊,”李勉才想起来:“你跟沈孝千本不认识,唔,也许你没有他这一春。”

  “沈孝千是谁?”

  “说了你也不认识。”

  “你这是变相拒绝我呀,”郑飞环视一圈,觉得没人注意他们,就靠近李勉,亲在对方脖子上,“跟我有你好处呢。”

  李勉差点跳起来,我靠昨日重现啊!就发现郑飞被别人拉走,还给打了一拳。

  再一看,那个为他报仇的英雄竟然是韩致恒。

  韩致恒说不上他为什么这么生气,虽然跟郑飞有合作关系也架不住手痒想揍人。

  他发觉自己就像个妒夫一样把李勉狠狠的拉到自己身边,面色不善的看着那个捂着肚子的合伙人。

  上次李勉当着他的面吻女人,他把李勉揍了一顿,他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了。

  “韩致恒,你这是什么意思?”郑飞揉着被打的口,冷着脸问。

  “不要碰他。”韩致恒面无表情的说完,就拉着李勉离开了郑飞的视线范围。

  “是他吗?”韩致恒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

  “什么?”

  韩致恒问出了一个他在意很久的问题:“跟你上过床的男人。如果李勉没有经验,怎么会知道那么多男人之间的事,而且做得那么好。”

  韩致恒说完,郁闷的要死。

  李勉还不解韩致恒的逻辑,只是乖乖的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