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完结 番外(1/2)

加入书签

  119大结局

  贾贝尼答应着,加快车速。

  金岭湾一片灯火辉煌,车子停在秦家大院,宁瑶把遥远塞给贾贝尼就往屋里跑。

  门一打开,一片花海!到处都是玫瑰,地上,沙发上,桌子上,楼梯上……

  她无从下脚,舍不得踩一下,可是见到秦融木从楼梯上走下来后,她哪里顾得了这么多,飞奔过去,扑到他怀里!

  “木木,木木!”她开心的叫着,紧紧的搂着。

  “兜,你先松开我,我有话要说。”他笑着说。

  她依依不舍的松开,抬头看他。

  他拿出来戒指,刚想单膝跪地,却被她阻止,“我同意,我同意了!”然后伸出手指,让他戴戒指。

  他笑的眼睛都弯起来了,将戒指套到她的手上说,“你迫不及待了吗!”

  “迫不及待了!木木,我都要哭了!”她抱着他,激动的说着。

  “那……有什么要对我说吗?”他盯住她,满眼期待。

  她想了想,“木木你好有钱!”能买下她回来一路上的牌!

  他瞪她,“不是这个!”

  她又想了想,“咱们明天又要上报了!”

  “这个我有预防,不会太铺天盖地的报道!”他叹了口气,“可是,我要听的也不是这个。”

  “什么时候结婚?”

  “在你开学之前!”

  “这么快!”

  “别说别的!”他凝视着她,“我要你说,你爱我!”

  她咧着嘴笑,看了看屋里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家里的人都出来了,还有贾贝尼和ed,哎,害羞了。可是看着他期待的眼神,豁出去了,“木木,我爱你!”

  他一把将她抱住,低头就堵上了她的嘴,吧唧吧唧亲了好几口,然后对自己的父母说道,“爸妈,明天把户口本给我用一下吧。”

  “好嘞!早就准备好了!”秦妈妈立刻答应。

  贾贝尼在一边收起dv,“全都记录下来了!以后放给雷欧卫彩他们看!”

  秦妈妈让ed住家里,他拒绝了,非要去酒店,秦融木知道他的格,对秦妈妈安慰了两句,就和宁瑶送他去酒店了。

  一路上ed虽然依旧话很少,但是却不像以前那么冷着脸。

  秦融木谢谢他送宁瑶回来,他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说秦融木竟然也会这么幼稚的求婚,让人很无语。

  秦融木和宁瑶笑笑不以为意。

  “你故意将我骗到国外!”宁瑶突然想起来这事儿。

  “是啊,这么大的工程,万一你发现了呢!”他说的理所当然。

  “本没什么合同,秦叔叔也和你串通好了?”她问。

  “该改口叫爸爸了!”他笑着说。

  “贾贝尼也是你收买的?”

  他点头。

  “ed也全知道?”

  “是啊,他还很不削!”

  ed不满他们又说中文,用眼神控诉!

  “竟然好几天不和我联系!”她耿耿于怀!

  “雷欧说这样才惊喜!”他无辜的说。

  “哼,生气!”她撇嘴。

  “宝贝儿我错了,这几天我都想死你了,一直想给你打电话!”他蹭着她,可怜巴巴的。

  “看在惊喜的份上,原谅你了!”唉,还是心软啊,看来这辈子翻不了身了。

  他高兴起来,抱着亲了两口嘟哝道,“雷欧出的什么馊主意……”

  第二天牌就全都撤掉了,但是网上却炒得火热直呼这是最浪漫的求婚,一时间,秦融木和宁瑶又成了大街小巷学校里社会上的谈资。

  婚礼很快就举行,基本上已经到了全城戒备的程度,商界政界的人悉数到场,保镖就多到里三层外三层,场面宏大的被称为世纪婚礼。

  记者们挤破了脑袋也才就拍到零零星星的一些人,最后不得已的都用了威武的保镖做了头条的照片。

  忙了一整天,婚礼结束后,秦融木和宁瑶回到凯帝,都大大的舒了口气。

  “老婆!”他一进门就抱住她。

  “老公!”她伸手搂住他。

  “老婆,你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

  “老公,咱们上床吧,这次是合法的!”

  “遵命!”直接压到沙发上动手!

  他刚脱光了自己上身的衣服,就听到门铃声响起,用脚趾头都能猜到是谁,肯定是雷欧那帮人来闹洞房,不理会!

  可是门铃依旧响个不停,他烦躁的起身,去将门铃的响声关掉,还没走回去,大门就被打开,雷欧苏迪打头阵冲进来,后面呼啦啦跟进来更多人,秦融木立刻喊道,“老婆,衣服穿上!”

  宁瑶听到动静的时候就胡乱的套衣服了,等那帮人进来后,她已经穿上秦融木的衬衫无辜的窝在沙发上了。

  “你们怎么进来的?”秦融木脸都黑了。

  “秦妈妈给的钥匙!”贾贝尼抱着遥远哈哈笑着。

  这个吃里爬外的妈!那对新婚夫妇十分无语。

  “哇,融子哥,你身材好啊!”龚艺流着口水看着光着上身的秦融木。

  他没有说话,摆摆手,“赶紧的,哪来的回哪去,别打扰我们!”

  当然没人愿意,他们欢呼着聚满了屋子,然后眼冒光的商量着怎么闹洞房,而秦融木和宁瑶累归累,但是心情好的不行,也就跟着他们闹起来,毕竟人生一辈子就这一次婚礼,他们更不好扫了他们的兴!大不了,等这帮人结婚的时候,再报仇!

  第一项,舔筷子。

  他们把筷子放进酒瓶里,只露出一点点,让宁瑶和秦融木一起用舌头将筷子拿出来!这实在是难,他们不小心就会来个“舌吻”,总会惹得阵阵欢呼,最后舌头都酸了,才惊险的给舔了出来。

  第二项,俯卧撑。

  她们让宁瑶躺在床上,让秦融木撑在她上方做俯卧撑,做一个亲一个,刚开始做的还算轻松,可是后来越来越没力气,他们还不放过他,宁瑶心疼,伸手将他拉下来抱住,“咱们不做了!”,最后被惩罚了一个长吻才算过关。

  第三项,答题。

  他们问问题,不管什么,宁瑶和秦融木都要照答不误。

  “你们通常什么体位?宁同学请回答!”雷欧问。

  突然安静了,谁会想到第一个问题就这样劲爆,宁瑶有些怔愣,在众人欢呼着让他们回答的后,她才意识到他是这个意思。

  她瞪着眼睛看着虎视眈眈的众人,又看看一边爱莫能助的秦融木,知道躲不过了。

  “咳,他上我下!”

  阵阵欢呼声充斥了房间,虽然大多数人都猜到了,但是从新娘子嘴里说出来还是很劲爆。

  “你们用什么牌的套套?融子请回答。”

  “我们不用!”他想都没想就回答,然后指了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ed怀里的遥远说,“他就是证据。”

  “我来问!”葛少康眼冒光的看着宁瑶,“宁同学请你立刻回答,你最喜欢融子哪两个手指?”

  “食指和中指!”她听话的立刻回答,而且不知道这问题有什么意思。

  说完,所有人都大笑起来,全都暧昧的看着秦融木,“原来融子习惯用这两个!”

  秦融木挑挑眉梢,看着宁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宁瑶在他们的暧昧神色中也终于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脸红红的十分自责,自己真是太大意了,怎么会对这些人放松警惕呢。

  “行了,闹够了就都回吧!”秦融木发话,让他们消遣到现在,已经够了!

  “最后一个,你们现在都进被窝,扔出十样东西来,我们就走!”雷欧赶紧说,要不趁着这个机会整整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他们无奈,钻进被窝里。

  宁瑶扔出衬衫,裤子,手链,钻戒,秦融木扔出一条长裤和戒指就不动了。

  他们在地上捡起来数着,“还差四样!”

  谁都知道还差什么,他们俩无奈,秦融木将内裤扔出来,宁瑶磨磨蹭蹭的将内衣裤拿出来抖了抖!又惹得阵阵欢笑声!

  “还差一样!”他们喊着。

  都光了,没有东西了!他们俩可怜巴巴的看着那些祸害。

  “融子,把老婆扔出来!”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立刻屋里的尖叫欢呼都要冲破房顶了,喊着让他扔老婆!

  秦融木砸了一个枕头出去,“滚!”

  那些人见好就收,捡起枕头扔给他们,欢呼着走了!

  “我儿子谁给抱走了?别饿着了!”秦融木冲着人群喊道。

  “我抱走玩玩儿,过两天送回来!”是葛少康的声音。

  “他能不能抱着咱们儿子去交易白粉?”宁瑶在被窝里露出个小脑袋问。

  “他敢!”秦融木瞪瞪眼睛,“他不敢!”说着手已经袭了。

  “老公,你哪呢?”

  “老婆,你也我!”

  ……

  新婚后的秦融木更不愿意去上班了,这次是有合理的理由,秦爸爸都无法反驳,因为他要陪老婆嘛,不能刚结婚就将老婆自己扔在家!怎么也要等到她开学,于是秦爸爸忍了!

  ed在他们结婚后不久就回美国了,走的时候还拿着报纸,很不满中国的记者把他照难看了!他说的是他和宁瑶下飞机的时候被拍的照片!

  假期他们俩经常和雷欧那些人待在一起,因为新婚的缘故,八星和凯蒂会馆以及秦融木名下的其他餐饮俱乐部都实行了七天半价优惠活动,这可忙坏了服务生。

  于是,宁同学又一次发现,他老公真的很有钱。

  “老公,咱们是不是应该签一个财产分配协议!”

  “签那东西干什么?”

  “防止离婚时候财产分布不均!”她回答。

  “离婚?你想都不要想!”他抽了抽嘴角,瞪着她。

  她一阵寒意袭来,发现自己说错话了,嘿嘿一笑,“我就说说!不过总有意外!”

  “不会!”他冷着脸。

  “那万一呢?万一有苦衷呢?”她接着问。

  “不会有万一!也不会有苦衷!”他想要咬死这个女人。

  “我就假设一下!你看看你凶的。”

  他赶紧伸手搂住她,“没有,我怎么会对你凶!要是真离婚,那……我就把财产全给你!”

  “那你呢?”

  “我当然不活了!”他很认真的说。

  “瞎说!”她赶紧回抱他,“没有万一,没有苦衷!”

  “恩恩!所以以后不许再说这种胡话了。”他抱着她亲起来。

  这件事儿就这样过去了!

  可是突然有一天,秦融木拿回来一堆文件,宁瑶很少对他的事儿感兴趣,那天不知道怎么就好奇的拿起来看了。

  看完真是惊讶了一下子,“木木,这什么意思?”

  “就你看到的意思!”他抱着遥远在沙发上边玩边说。

  “我突然成了亿万富翁!你穷光蛋了?”他竟然将他所有的股份都给了她,包括房产。

  “是啊!所以你不能抛弃我,不然我就要去要饭了!”

  她一下扑过去,“木木,你好可怜啊,我不要你的钱,全还给你!”

  他左手抱着小妖,右手抱着宁瑶,笑的满足,“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咱们别折腾了!就这么着了。”

  那天,又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天气,秦融木和宁瑶去疗养院看妈妈,几人聊着天说起文远,于是相携着去看他。

  他们将墓地扫干净,看到文远那安静温暖的笑容!

  “文远太美好了,老天舍不得他,就早早的把他从我身边带走了!”宁妈妈抚着他的照片,满脸悲怆。

  “妈妈,哥哥不会希望你想起他的时候是悲伤的!他希望我们都幸福!”宁瑶说。

  站在他面前的这三个人是文远最爱的三个人人,他们还带着一个小崽子,他看到,会很欣慰吧!

  哥哥,我爱你,妈妈和木木都爱你!还有遥远,你的小外甥,你最爱的应该再加上他!变成四个人了呢!我们都很幸福,非常非常幸福,所以你也会幸福吧!宁瑶抱着遥远,无声的对他说着。

  秦融木将手里的花放到地上,伸手接过遥远,搂住宁瑶,低头亲亲他们,这是他的一切!遥远,我很幸福,你看到了吗?会安心吧!

  会安心了!秦融木看着怀里的人,微笑着。

  爱了很多年的女孩终于成了他的妻子,还生了一个用贾贝尼的话说很妖孽的崽子!

  他最爱的都在怀抱中,他怀抱着的是他的世界,幸福了,满足了!他的人生,这样,已经别无所求了!

  终其一生,他只愿,他们一生幸福平安!

  正文完敬请期待番外!

  番外一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幸福的家庭却是相似的,那就是老公疼老婆,老婆让老公疼。

  见过疼老婆的,没见过秦融木这样疼老婆的!每天早上都要起来给她做完爱心餐后才去上班,工作中也要时常打电话叮嘱好好吃饭,什么出行添衣,下雨带伞都要管上一管,雷欧几人嘲笑他结了婚从少爷一下变成了管家。

  宁同学休学一年后,去学校办理了复学手续,于是又在袁教授的门下继续了她的学业!某天,宁同学正在上课,秦妈妈打电话来,说小瑶远有点发烧,在医院扎针,还一直吵着要妈咪!恩,小妖同学已经一岁半了,已经会说简单的词汇了。

  宁瑶着急,拿起书本就走,袁教授对得意门生是异常关注的,她一站起来他就叫道,“宁同学,你去哪?”

  “我儿子发烧了,我要去医院!”她边往外走边说,“教授,我请假!”

  “哦,哦,那快去吧!”

  大学校园里,已婚的女人已经是稀有动物,就别说已婚又生孩子的同学,宁瑶无疑是一道亮丽的风景,众人感叹,果然当妈的有福利,可以随便请假。

  最近天气异常的冷,遥远身体本来就不怎么好,稍微受点风就会发烧,宁同学到医院的时候,秦融木已经到了,他见她风风火火焦急的样子,赶紧安慰,“没事儿,低烧,扎一针就没好了!”他捂着她的手,“外面这么冷,连帽子也不戴!”

  “来的急,忘了!”说着就去看遥远。

  从医院回去后,遥远真就退了烧!折腾了大半天,宁瑶感叹,哎,当妈真不容易!于是和秦融木商量着周末去疗养院看看妈妈。

  疗养院没去成,因为秦妈妈被邀请出国参加一场演奏会,宁同学只能在家待着陪遥远玩儿,周末秦融木也不上班,三口人一只狗在凯帝待了两天,但是周一秦融木上班后,她才知道一个人跟遥远玩儿,真太要命。

  遥远喜欢扔手机,抓着手机就撇一边儿去,然后让他妈咪捡回来她再扔,最后宁瑶终于忍无可忍,把遥远包成了一个粽子带出门。

  于是,海纳的总部就出现了这样一个场景,一个戴着帽子围巾穿着时尚的小姑娘抱着一个穿的厚厚但依旧很时尚的小小正太怒气冲冲的走进专属总裁和总经理室的电梯。

  “秦融木呢?”宁瑶走到办公室门口,问道。

  秘书正在忙着工作,被她吓了一跳,条件反的回答,“会……会议室!”

  话音一落,宁瑶扭身就走。

  会议室各高层正在进行项目商讨,突然门被打开,只见宁瑶抱着遥远走进来,直奔秦融木,把遥远放到他腿上,“我受不了!”

  一屋子的人目瞪口呆,秦融木抱着遥远赶紧问,“怎么了,兜?”

  “他欺负人!”她指着小瑶远,满脸的委屈。

  “总经理,这……这我们正在开会!”某高层反应过来,马上问。

  他像是没听到似地,赶紧去安慰自己老婆,“不生气,我打他!”

  “他把我手机摔坏了!你刚给我定做的那款!”她撅着嘴告状。

  “咱们再去做个十个八个的!”他着她的脸,“笑笑!”

  “不要!”她说完转身就走。

  “老婆,干嘛去?”

  “买手机!”

  “开车小心点!”话音还没落,她又走了回来。

  “老公,没带钱!”

  他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卡,“多买几个!”

  她瞪他一眼,“我要这么多干嘛!”

  “给小妖摔着玩儿!”

  她被逗笑,接过去抬脚离开,走到门口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众人,甜甜一笑,“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然后关门出去。

  哎,小老板娘真是,在最后一刻才注意到会议室有其他人在!

  秦融木看着怀里的儿子,“小妖,是不是你把妈咪的手机摔坏了?”

  小妖同学没回答,拿起秦融木衣服兜里的手机啪一下扔了出去!他用行动回答了他爹地的问话。

  他没有去管手机,伸手脱了他厚厚的棉袄和帽子,抱着他坐到腿上,看着其他人,“继续!”

  他们额头上微微冒汗,继续?抱着孩子开会很奇怪啊!总经理真是太有个了。

  硬着头平继续开会,可是要是老实了,就不是小妖了,他不仅对手机有兴趣,竟然又要去够文件,然后将文件撒了满地后就会咯咯咯的笑。

  某高层忍无可忍了,“总经理,能不能把孩子先交给别人?”

  “他认生!”小妖现在只跟家里人和那些干爹娘!

  “那送给他妈妈去啊!”

  “我老婆买手机呢!”怎么能把小妖给她去打扰她呢!他看了看那人,说的理所当然,好像他老婆正在做什么重要的事儿。

  众人汗了,平时这么严肃认真的总经理,一遇到老婆所有的原则都没有了。

  在小妖弄洒了一杯水后,秦总经理也终于觉得不妥了,抬头对屋里的人说,“会议推迟吧!等我老婆回来再开!”

  然后抱着遥远走了。

  从此秦总经理的妻奴形象更到达了无人能撼动的地位。

  番外二

  宁瑶大学毕业后被保了研,其实她也不是特别想上,但是袁教授却十分相当她的导师,没办法,宁瑶就跟着他了!有空的时候自学了建筑设计,毕竟她数学底子好,又会画画,往这方面发展十分的方便。

  这天宁瑶捧着本子在书房写写画画的时候,被贾贝尼和卫彩一通电话叫了出去,她们喝着茶聊着天,贾贝尼逗弄着她干儿子小妖,小妖三岁了,十分淘气,一下看不住就会跑到一边去祸害人。

  卫彩神不是很好,贾贝尼调侃她说是太想诸侯野了,诸侯野去外地拍戏刚走几天她就得了相思病。

  卫彩让她这么说竟然没有回嘴,咬着唇不说话。

  “呦,卫丫头你今儿到底怎么了?”贾贝尼奇怪她今天的沉寂。

  卫彩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啥破事啊,说出来说出来,憋在心里只自己难受,说出来我们还能高兴点!”贾贝尼看着卫彩说着。

  话音一落宁瑶转头看她,她发现了自己的口误,“咳,说出来你还能高兴点!”

  “我……我和侯爷出了问题!”卫彩低着头闷闷的说。

  “出了问题?什么问题?靠,是不是侯爷死不改又在外面乱搞?”贾贝尼叫起来。

  “贝尼,你冷静点!”宁瑶安抚炸毛的贾贝尼,“让卫彩说完。”

  贾贝尼点点头,“卫丫头,你有什么冤情说出来,我为你伸张正义!”

  卫彩坐在那憋了半天,说道,“侯爷很想要个孩子,可是我一直怀不上!”

  “怀不上?”贾贝尼奇怪。

  卫彩嗯了一声,看了看宁瑶,“自从上次流产之后,就很难怀上孩子了。”

  宁瑶心里一惊,懂了卫彩的意思,那次从楼梯上故意的摔下去,竟然造成了这么无法挽回的结果。

  卫彩满脸的落寞,“我遭到报应了!”

  “报应个屁,你又不是有意的,去医院了吗?”贾贝尼不知道那事儿的隐情。

  “嗯!医生说尽量帮我治疗,但希望不大。”卫彩低声说。

  贾贝尼和宁瑶听到这,都沉默了!

  这太棘手了。

  “侯爷怎么说?”宁瑶问。

  “他什么都没说!可我知道他很遗憾!”

  “没关系,你们没有孩子可以去领养啊!我就准备去领养一个!”贾贝尼摆摆手,说的大方。

  两人看看她,都没有说话,她怎么会理解女人生儿育女的幸福。

  “我x,小妖哪去了?”贾贝尼突然问道。

  几人立刻四处找寻,就听不远处一声尖叫,“啊,我的劳力士蚝式恒动日志型高贵粉红彩腕表!”

  循声看去,只见小妖站在两个女人喝咖啡的桌前,咯咯咯的笑着,一个女人惊慌失措的看着她的咖啡杯!

  “她说什么表?”卫彩问。

  “劳力士蚝式恒动日志型高贵粉红彩腕表!”宁瑶重复那个女人的话,说着就向小妖走去。

  “没事儿,这款表对你们家来说不贵!”贾贝尼跟着宁瑶走过去。

  “宝宝,你为什么把阿姨的手表扔到咖啡杯里?”宁瑶抱起来遥远,问道。

  “防水!”他声气的说。

  “妈的,这丫的想看她的表防不防水!”贾贝尼掐了掐他的脸蛋,“捣蛋鬼!”

  “这谁的孩子啊?”那个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珠光宝气的女人尖着嗓子问。

  “是我的!”宁瑶抱着遥远回答。

  那女人怀疑的看着她,这么小的小姑娘是这么大孩子的妈?

  “这位阿姨,很不好意思,我们赔你这款表吧!”贾贝尼说。

  “阿姨?”她瞪大眼睛尖叫,“你叫我阿姨,你竟然叫我阿姨?”。

  “哦,不好意思,大妈!”贾贝尼绝对是故意的,她最看不惯这种财大气的人。

  那女人听到她这么叫,差点没昏过去!

  “姐姐,她和你开玩笑呢!”宁瑶笑着说,“您留个电话吧,我买了表给您送去!”

  “开什么玩笑,让你走了你还能赔我?”她一副你当我是傻子的表情。

  “那你要怎么办?”贾贝尼问。

  “要不现在就赔我一个一模一样的,要不就把你的手环赔给我!”她说的时候,眼睛时不时的瞄向宁瑶手腕上的recarlo钻石手环。

  她皱了皱眉头,这个手环是木木上次出差回来后送给她的,她怎么可能给别人。

  “你算盘倒是打的挺好!但是,大妈,这表我家儿子就是见和你全身太不配了才给你扔了的!穿成这样带这手表,你也……太混搭了。”贾贝尼忍不住要批评她的品味。

  “我……我就愿意混搭!我愿意你管得着吗!”那女人气的发抖。

  卫彩在一边组织贾贝尼再和她吵下去,宁瑶无奈只能让孩儿他爸来处理。

  不一会儿,秦融木就拿着那款表出现,那女人惊讶了半天,据说圳江这款表已经没有卖了,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搞到的?

  将表给了那个女人,秦融木抱过小妖,“小子,你怎么竟会给妈咪找麻烦!”

  “爹地,我爱你!”他抱着秦融木的脖子,赶紧说。

  这嘴甜的,秦融木无奈看着宁瑶,“宝贝儿,我是舍不得骂他了!”

  宁瑶也很无奈,牵着他的手,跟贾贝尼和卫彩道了别,三人相携离开。

  卫彩羡慕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景,多么美好的画面,爸爸妈妈和宝宝,她突然开始后悔,要是那个孩子留下来,她现在会不会不这么痛苦。

  没想到卫彩刚说完她的婚姻有问题,就真的出了问题,第二天,诸侯野和他戏里女主角的绯闻就传开了,网络更是疯传他们一起从宾馆出来的照片!

  宁瑶和贾贝尼得到消息立刻赶到卫彩家,卫彩脸色苍白的坐在沙发上,不管她们说什么都不理会,安静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几天,当事人都没有做出合理的回应,经纪人更是一问三不知!

  诸侯野给卫彩打过一次电话,说是为了新戏的炒作,不要相信,卫彩淡淡的嗯了一声,让他专心工作。

  本以为这件事儿就这样慢慢沉淀了,可是突然某一天,那个绯闻女主角约卫彩见面,说她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是诸侯野的!

  当时贾贝尼也在场,她当场就要打那个女人,被卫彩拉住。

  卫彩保持着最基本的教养,微笑着,“侯爷爱的永远是我,他只是跟你玩玩,你还真是天真!不过,现在我不要他了,你愿意捡我的穿过的破鞋,我无异议,只是,我担心你穿不穿得上?”

  卫彩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

  回去后,就将离婚协议书寄给了诸侯野,晚上的时候,他就已经赶回来,而卫彩早已经收拾好一切,出国了。

  他焦急的找了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