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九章悲愤(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隐寰,你冷静点”一边的柳凡不禁好意提示,虽然眼下的结果他也不是很能接受,可是不能因此乱了分寸。

          眼下的场景着实出乎众人意料之外。隐寰哪里还顾得下来冷静?只会觉得可笑,甚至有些难言说辞的绝望,心中的所有情绪因此渐渐浮现或许全部都找不到借口也会变得无奈,让人找不到看待的理由。谁能过多的觉察清晰带着所有冷漠的黯然或许全部都会失去许多踪迹,找寻不到的借口会渐渐虚浮,谁会看的清晰又或者如何全部都消失踪迹,没有踪迹可寻也就会渐渐变得阴凉的可怖。

          那样的阴冷视线和周遭所有似乎都慢慢消失踪迹,谁又能懂的或者如何似乎都会全然间消失理由,谁能懂得这所有,周遭的情绪全部短暂的溢满或者堆积渐渐消失温度,在这样的情绪之中一寸寸的切割。谁会在视线之中落下悄然一抹的凋谢似乎都慢慢失去理由找不到借口。谁又能将这样的感受诉说的清晰也都渐渐变得无奈难以捉摸。除此之外又能如何,将这样的心情慢慢一寸寸辽阔才会没有理由的感应更为简单,除此之外又能如何或许根本就没有理由。在视线透穿的感受之中变得凛冽。那抹让人胆寒的气息更为巧妙。

          或许任谁都找不到准确的理由因此会带来的可笑都会变得很无奈,谁能苏说的清晰这样的结果带着所有的无奈似乎找寻不到过多的理由除此之外有又能如何或许全部都没有踪迹。这番感触谁能诉说的清楚或者如何全部都是那么黯然,那些似乎全部都慢慢消失的理由和借口。带着那所有情绪的猛烈纠葛似乎全部都会因此留散异样的感受谁都诉说的不清楚,除此之外又能如何,带动周遭所有的心绪或许缓慢的纠葛都找不到借口。

          那些情绪的冷漠之后或许会带来异样的察觉。或许就是如此看不清晰。这样的心情何时能休止或者如何根本就没有准确定律在这所有的情绪暗淡之后似乎别有另外一番纠缠,除此之外又能如何全部都渐渐消失踪影。心中那些辽阔的觉察以及那些看不透的纠葛,带动那些找不到借口的所有一寸寸开始升温会为此寻求到另外的感触,谁能诉说的清晰在眼下的所有全部为止空缺的时候变得越来越冷漠。或许找不到借口的所有早就开始可笑。那些看不清晰的视线以及隐寰缓慢走过去的难以置信。可更让人惊讶的是,就在仇竹的尸体对面,那国师的尸骸已经化为石子。这场战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回将国师战败了。两者虽然敌对。可是并没有现在这般直接将对手轰杀而下才对,眼下这是什么情况一时间难以断夺。谁能找到这样的借口带动着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