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肉棒插入女朋友小雪嘴里(05)(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五章真爱是谁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七日,晚上八点,深圳市,郊外别墅。

          昨天,白石跑回公园,小雪已离开,一种被欺骗的失落在心头瀰漫;他跑着去找小艾,载着小艾走向深渊的出租车与他擦肩而过;他找到了小艾的叔伯家,接到小艾的电话,他几乎肯定小艾身边还有其它人,是谁难道是同来的老乡,但他们已没几个留在深圳了。

          白石爱小艾,虽然他认定是兄妹之间的爱,但小艾突然离家出走仍令他忧心如焚,何况他确实欠小艾很多,今天又打了她一巴掌。

          当小雪阴道里插着胶棒,在狂野而淫荡的表演时;当被黄灿的肉棒填满阴道的小艾叫着他名字时,白石离开了小艾的叔伯家。

          命运就是这么会开玩笑。

          林小雪、丁小艾,这两个注定这一生与白石有缘的女人,在白石一个人在街头孤单独行之时,她们美丽的身体都不属於自己,不属於白石。

          白石一夜无眠,强打精神去上早班,好不容易撑到下班,他接到了小雪的电话,说她在郊外的一幢别墅等他,她告诉了白石别墅的地址,让他八点钟到。

          白石答应了,在小艾出现之前,他几可肯定他与小雪就像泰坦尼克号里的傑克和露丝般一见锺情,至少自己是。

          但小艾的出现,平添了无穷的变数,白石几乎丧失信心,小雪一定认为自己有女朋友,她怎么可能和自己继续在一起。

          在去别墅之前,白石又去了一趟小艾叔伯的小饭店,小艾没有回来,叔伯唉声叹气,一副惶惶的样子。

          在白石到别墅之前,小雪已经到了。

          这幢别墅三天前自己进去过,迎接她的是四个野兽一般的黑人,今天她再次推开门,甚至有一种错觉,他们还在,还在门后面等着自己。

          肛门上的裂口突然刺痛起来,昨天和白石走了一天,晚上任研又像疯子似的折腾了很久,伤口没发炎已经很幸运了,要想痊癒至少还要三、五天。

          抓着楼梯的不锈钢扶手,拾阶而上。

          今天是走上去的,三天前却是被抬着上去,唯一没变的是镜子后面那双邪恶的眼睛。

          此时,小雪脑海中浮起白石阳光般的笑脸。

          也许从被水晶棒刺破处女膜的那个晚上起,她就开始慢慢地改变。

          之前,剷除罪恶、保卫国家是她唯一的信念,这个信念从懂事起就跟了她二十一年,是她灵魂的全部。

          而当她赤裸裸地站在男人面前,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