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6-70完结(1/2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66

          什么才是最难捱的思念,是连思念的距离都没有,不知道那人在什么地方、是生是死、是不是还能与她一样感受每天的日落黄昏……

          宁冉声想起很小时候看的《神雕侠侣》,当时她看到小龙女留下的十六年时,开口问坐她身边的宁洵洵:“姐姐,为什么小龙女还要杨过等她十六年呢。”她记得宁洵洵是这样回答的:“因为只有这样杨过才能独自撑下去吧,总比直接告诉他死了强,生死未卜总归是还有希望。”

          宁冉声趴在秦佑生的办公桌静静流淌着眼泪,想想以前自己的“合约分手”真是可笑,她能提出那么荒唐的合约,当时不就仗着秦老师的包容,和自认为他和她还有数不完的岁月可以尽情折腾么?

          结果呢?

          “秦老师,你还喜欢我吗?”

          “冉声,还是我喜欢的……”

          “sweetie,你长得好像我的前女友。”

          “哦,原来你还是我的前女友。”

          “秦老师,为什么你对我那么好。”

          “因为我只有一个女朋友。”

          “不准迟到,知道么?”

          “除非我死了,不然怎么会在求婚那天迟到。”

          ……

          回忆的画面一幅幅从宁冉声的大脑掠过,这些美好的画面像湖面上骤然破裂的冰块,寒意袭击胸膛,宁冉声只觉得自己胸口疼得直不起腰,她终于明白了回忆的痛苦。

          “我这辈子都是你的辩护律师,永远站在你的角度替你说话。”

          可是他答应她的一辈子呢?

          宁冉声趴在桌上轻轻抽了抽鼻子,突然办公室传来脚步声,宁冉声猛地擦拭掉眼泪,局促地站起身。

          “你还没回去啊?”江行止目光深沉地看着她,面上并没有写着太多表情。

          宁冉声点了点头,走出秦佑生的办公椅:“我这就回去了……”

          江行止是接到公司的保卫人员的电话,保卫人员告诉他宁小姐回去之后又折了回来,他不放心,立马过来看了看,然后他就看到了这个女人趴在桌面上安静流泪的模样。

          他看了她很久,直至忍不住打扰进去打扰她继续思念,有些思念是蜜糖,有些则是深渊,掉进去出不来的深渊。

          宁冉声坐江行止的车回去,临走前带走了秦佑生放在抽屉里的日记本,江行止开车一向不喜欢多说话,但这一路给宁冉声讲了一个工作时遇上的笑话。

          很冷的冷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