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0 部分阅读(1/10)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的削减幅度比对上层还要大,但是大多奥巴马阵营的人不去计算减税的相对额度,而去宣传它的绝对额度,从而得出结论美国的减税大多流向了顶层的有钱人。如果你本来只交2块钱的税,而我交10块钱的税,你减50减去1块,我减30减去3块,这么皆大欢喜的事,在奥巴马阵营就会变成“布什的减税75的好处都流向了精英阶层”。问题是你本来就只交2块钱的税,怎么给你减去3块呢?

          事实上奥巴马也知道即使再给那5的精英加税,也不可能加多少——虽然他已经许诺把这笔钱花在教育能源环境养老医疗等上面了,好像这棵摇钱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似的。这种让95的美国人和5的美国人对立起来的做法,与其说是真的旨在改善政府的财政赤字情况,不如说是种用于动员选民的煽情修辞:看,那些有钱人!不能便宜了他们!

          当然不能说两个候选人输赢仅仅取决于他们的煽情能力。正如奥巴马所说:他领导的不仅仅是场竞选,而是场运动。麦凯恩落后于奥巴马六个百分点,可以归因于他们的煽情能力风度气质言谈举止,但归根结底还是在于他们的政策取向和背后的社会思潮。布什政府下经济动荡外交失利民怨高涨,人们开始厌倦与共和党有关的切。麦凯恩再代表共和党的改革势力,也将被当作澡盆里的孩子起倒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里根时代兴起的保守主义思潮,已经渐渐被布什政府耗尽,美国的新左翼时代即将到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奥巴马麦凯恩的选举策略是什么也许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坐在哪条船上,以及他们船底下的历史河流,正流往哪个方向。

          奥巴马会成为罗斯福第二吗?

          “亲爱的总统,就像34个世纪之前的罗斯福,您在个确定性消失的时刻就任了”

          经济学家克鲁格曼最近给奥巴马写了封情真意切的信,表达了他希望奥巴马能成为罗斯福第二的厚望。信中,克鲁格曼列举了所有奥巴马成为罗斯福第二“必须做”的事:暂时国有化银行提高赤字创造就业全民医保强化劳工保护岂止克鲁格曼,经济风暴中,无数美国人都期盼奥巴马能够挽狂澜于既倒,再现“20世纪最伟大总统”的身姿。

          历史的确给了奥巴马这个机遇。今天的美国的确与大萧条时期的美国有诸多相似之处:

          信贷危机失业率攀升贫富悬殊人心惶惶奥巴马的不幸在于他上台就遇上这个烂摊子,但如果挑战也是机遇的话,那么这个不幸也可以成为他的“运气”。

          问题在于,从罗斯福那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