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5 部分阅读(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樱各是其中之。

          风云人物又与江家曾有相当熟稔的关系,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名字。

          想起了名字,也想起了遥远记忆里的模糊相貌,江澜这才惊觉,他直都被过去与江家有交情的人所环绕!个林夙樱的名字,勾起的是他对十纹兰的所有记忆。

          山庄里,只要是曾经帮助过他的,大概都与十纹兰脱离不了关系

          当林夙樱在自己房门口见到脸陰鸷的江澜像刺猬般的等着堵她,就知道已经瞒不住了。

          是霍成昊要妳插手的?提起这个名字,江澜仍是咬牙切齿。

          林夙樱也懒得迂回,从口袋里怞出根烟点上。

          他是有来求过我。故意用求这个字眼,表明她原本是千百个不愿意。不过,拉不拉你把的决定权在我,要不要聘用你的决定权则在你的老板,跟江浩没有关系。

          可是你们都和霍成昊和江家有交情江澜几乎是低吼着。

          他不敢相信,更无法不这么想,原来他直以为终于能靠自己的力量过有意义的人生,其实这切也脱离不了霍成昊的安排。

          他觉得自己像小丑,像被人活生生地玩弄着,而他们在旁冷血地观赏着他所表演的独脚戏,观赏他的挣扎他的努力,观赏他以为终于得到了幸福。

          天地在他眼前崩裂,另个可能的事实更撕扯着他的心,只是他还不敢去亲口确认。

          林夙樱皱眉,有些火大了,你偏激的思想什么时候可以长进点?我是和江浩通过电话,有求于人的本来就该有诚意点,至于你的老板,他是雷字堂厉家的继承人,还该死的倒霉到跟霍成昊是高中同学,不过那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你就非得要竿子打翻船人吗?

          江澜咬着牙,握紧拳头。我不需要你们的同情。

          搞清楚,老娘的同情心宁愿拿去喂狗,拿去给三餐不济流落街头的穷人,也不想浪费在个思想偏激的死小鬼身上!你以为厉老板要聘用个他不认同的废物,拿他用毕生心血维持起来的书店开玩笑,只为了搏十年前根本没什么交情的高中同学的人情?

          林夙樱说得义正辞严,可是江澜哪里听得进去?

          不为安慰,不为人情,那么为什么偏偏他住的不是别人的房子?待的不是别人的店?太巧了吧?

          晓葵呢?他轻声间,几不可察地颤抖着。

          晓葵是他现在仅剩的了,她千万不要千万不要也是

          林夙樱怞了口烟,烦闷得想甩他两巴掌。山字堂的继承者不是晓葵的母亲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