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毕竟个人总是由少及长,尔后老去,青年时代是个重要的阶段,书中散见的些只言片语,细细勾出,也可见出贾政年轻时的大体轮廓,我们会惊讶地发现那个贾政和现今的这个贾政简直判若两人,别具另番风采。第84回中,贾母和贾政及邢夫人王夫人在起聊着闲话,贾政说到宝玉的不长进,令贾母很是不快,辩护说:“只是我看他宝玉那生来的模样儿也还齐整,心性儿也还实在,未必定是那种没出息的”贾政忙作解释,作点自责,才使贾母高兴起来。接下来,贾母就题发挥,很值得我们注意:贾母因说道:“你这会子也有了几岁年纪,又居着官,自然越历练越老成。”说到这里,回头瞅着邢夫人和王夫人笑道:“想他那年轻的时候,那种古怪脾气,比宝玉还加倍呢。只等娶了媳妇,才略略的懂了些人事儿。如今只抱怨宝玉,这会子我看宝玉比他还略体些人情儿呢。”第84回常言说:“知子莫如母。”贾母的这番话,说的当然是实情,绝非虚拟。那么,贾政的“古怪脾气”到底表现在哪些方面呢?所谓“古怪脾气”,在书中也常被加强在宝玉头上,无非是指活泼好动的个性,敏捷多变的思绪,丰富激扬的情感,不尊世俗常规的逆反心理。也就是说不像眼下的这个贾政,“越历练越老成”,迂腐刻板卑俗,缺少勃勃的生气。贾政曾自称“自幼于花鸟山水题咏上就平平的”,这其实含有某种自谦的成分,恰恰说明他曾在这方面有过相当多的实践,既然要题咏花鸟山水,就必须亲近大自然,理解大自然,必须具备种诗的灵性和发现美的能力。我们可以从他对诗词的赏鉴上,看出他的功力之所在,并不缺少真知灼见。他在品评贾宝玉贾环贾兰的诗时,深知贾宝玉的诗不愧为上乘之作,题旨妙,有悟性,造词遣句工致,而贾环的诗却卑俗不堪,但他却违心地夸赞了贾兰的诗,这是为什么?可以说这是因为“政治标准第”所致,因为贾兰的诗表述了种立志入仕的思想,颇符合儒家学说的精义,而宝玉诗中活泼的灵性恰反映了对功名的鄙薄,虽好也不能夸誉语。许多评论家都把“大观园试才题对额”看作是贾政次显示愚蠢平庸的机会,我倒不以为然。相反,那恰恰表现了贾政不俗的文学功底,他的眼光并不低下。对于清客们的些题词题联,他左个“俗”,右个“也俗”,概予以否定。但对于宝玉所题的对联,却能领悟到此中的新奇,或“点头微笑”,或表面说着“也未见长”“更不好”,而心里却是极为欣赏的。书包网小说上传分享

          青年时代的贾政2

          试举二例如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