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4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头喝着豆浆的拼桌男,“怎么了!”兰若嬨瘪嘴,yi打响指,“老刘,我要吃皮蛋瘦肉粥,还有两个山东大肉包。”

          “哎!”清脆甜美的声音与老刘的名字,格格不入,没yi会yi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将点餐送了过来,“兰姐,要茶蛋不,俺娘刚煮出来的。”说着还故意压低了满口山东音,“给你放了两个土蛋,可好呢,蛋黄金红的呢!”

          兰若嬨yi听蛋黄红便皱眉,“妹子,你没问问你老家的母鸡是不是来月经啦?蛋黄还金红色?”

          对面的拼桌男yi口包子没咽下去,猛咳起来,局促的直往桌子底下钻,兰妈妈很贴心送他手中yi片纸巾。气的立眉瞪眼瞧她,手肘死劲捅她。

          老刘小姑娘被兰若嬨逗得咯咯大笑,伸手拍向她肩头,“中,等会我就去问,若是俺娘骂我就说是你说的。”

          “行了,少贫,快去,姐还要上班呢!”

          扭头与兰妈妈对视yi眼,那眼神恨不得杀她泄愤,貌似自己今个挺正常的,也没法失心疯啊!反而她老人家有点发春迹象,端起奶壶往对面拼桌男的被子里注奶,“小良你慢些吃。”

          良!?怎么听到这个姓,感觉这么怪异呢?竟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还真是奇怪的感觉。兰若嬨正眼看过去,他理干净利索的平头,高大身形包裹在西装革履之中,密不透风,就连领口的扣子都弄得严密不通风,亮灰条纹领带整齐的吓人,典型yi个老古板。

          他始终腼腆低着头,在如今这男人如狼,女人似虎的年代,反而觉得挺雷人的,说实话,她不喜欢这种类型。

          男人吗?必须要像东北的汉子,拿得起放的下,该出手时就出手,腼腆跟个姑娘家家的,没劲。

          兰妈妈见女子终于正眼看他,诡异微笑,“若嬨,这位是王叔叔的表姐家的堂舅家的大闺女的儿子。”兰若嬨被绕的头疼,不过老娘的目的已经昭然若揭。

          还不是嫌弃她二八芳龄,还没有嫁人。莫要怀疑这个二八,不是二乘以八,而是二十八,简称二八。

          “不用你操心,我自己能找。”yi句老话重复万变,她老人家也不嫌烦得慌。兰妈妈面色铁青,狠辣无比的眼神恨不得在她身上弄出来几个窟窿。

          那个拼桌男许是听出不妥,缓缓起身,彬彬有礼道:“阿姨,我吃好了,公司还有事情,先去上班了。”兰若嬨扭头丝毫不拽他,生怕见了连吃茶蛋的勇气都没有。

          “别介啊!公司还不是你说了算?”听兰妈妈这语气,怕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