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少女芳名 T(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将摩托车放好,快步走出了胜利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如果没记错的话,我的另一块手机电池应该是丢在这里的。

          远远的,我看到在我家楼下的那座圆形的花坛前,一个身穿迷彩服的女孩儿正在练着拳,旁边几个同样身穿迷彩服保安衣的少女们在那里围观着。用少女做保安,也正是这个胜利大厦物业管理处与众不同的操作了。但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人提出什么异议。

          说实话,现在的这个社会人们对保安都不那么相信了。内部偷盗和保安强奸女业主的事情偶有发生,以后用美女或是老头做保安也说不定会成为一种流行趋势呢?必定前者看着养眼,后者看着放心。至于小区内的治安状况,就用人多力量大的精神来安慰自己吧。

          地下停车场的门口是个唯一的老头,因为需要常时间的呆在这里,所以看样子没有哪一个女孩子愿意守在这个位置,此时,他正坐在自己简陋小屋的门前,泡着一杯茉莉花茶,嘴里悠闲的哼着小曲,而那曲调,却是豫剧小香玉的唱调“刘大哥说话理太偏,谁说女子不如男。男子打仗在边关——”

          我心里呵呵的笑一笑,这曲子还真是与眼前的风景相配呀。听说这个老头年轻时非同一般,曾是国家特种部队的野战兵,端的是利害,后来复原后去了一个厂子,因为看不惯人家厂长的一些生活作风问题,和人家对着干了几回,表面上好象是他占了光,把人家打得住了院,可到了最后,现在人家是退体的国家干部,每月拿着三千多元的退休金,他却只能在这风餐露宿的挣这四百元的看门钱了。

          哎,倔强的老头,什么时候才能懂得“国内嫖娼,工作有方,国外嫖娼,为国争光!”的道理啊。我叹息着从他跟前走过,确被他一下给叫住了。

          “小兄弟,看你不停的叹气,你真的以为咱们小区的这些女娃儿保安都是花瓶摆设啊。”他呵呵笑着问道。

          “嘿嘿,是摆设倒可能,花瓶我可没说过。”我嘿嘿笑着回答,心里却不以为然的想道,就是把我们家的小保姆彩珠拿出来,也能将她们全比了下去,还谈什么花瓶呢?

          老头摇摇脑袋,向远处那个打拳的少女扬扬头,“看看那个女娃儿的拳术,吞吐抑扬,臂活腰灵,竟似已得少林五拳之蛇拳的精华,深有百练成钢而化绕指成柔的韵味。很不简单哪。”

          听到他的话,我不由得仔细向那里望去。这才注意到那个打拳的女孩子竟象是和我有过一面之缘的黑牡丹,在这个少女保安的队伍里,她也算是一枝独秀了。一身宽大的迷彩服倒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