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清晨,马车奔驰在林间的小道上,车辕上没有驭手,两匹马在蜿蜒的林间小路上奔跑自如,车厢中不时发出阵阵销魂的呻吟声……

          天勒嘴里含着藜娘花唇前已经紫红突起的小豆豆,被藜娘的蜜汁涂得湿淋淋的手指插在藜娘的菊孔中抽插扣挖,藜娘的淫叫已经有些有气无力、断断续续。

          荆娘捧着天勒的大脚,一颗一颗的细细舔吮这他的脚趾,弄得天勒不时痒痒的曲起趾头报复性的用脚趾夹一下荆娘的ru头,荆娘也不时发出咯咯笑声。

          梅娘和琼娘伏在天勒跨间,一个专心服侍着天勒的rou棒,一个裹着天勒的卵蛋,不时舔挑一下紧紧的菊孔。

          来时虽然荒淫,却总是要赶路的,这会儿坐上马车回去,根本不用驾驭,天勒可以整天的泡在几个女人身上。几个女人视天勒为天,什么放荡羞人的姿势都被迫摆了出来,小小的车厢充满了淫靡的气息,什么道德礼法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

          一个多时辰暴风骤雨般的淫浪爽叫,琼娘和藜娘已经倒在软被上相拥睡去,虽然她们才起来还没几个时辰呢。

          荆娘也是浑身发软,但还撑着靠在车厢上,一手抚摸着身旁睡着的孩子,一手抱着两只叼着她奶头的小老虎。

          天勒侧躺在车厢中,搂着梅娘说话,梅娘臀肉一松一缩的蠕动着肠壁肛肌,挤压着天勒插在她菊孔中粗大火热的rou棒。

          “相公,到了山涧,咱们的马车可怎生过去啊?”梅娘忍受着天勒一手捻着自己的奶头,一手撩拨着光滑肉唇上挺立的肉珠。

          “娘子不必担心,到时便知。”天勒捞起一丝梅娘肉唇中泌出的黏腻汁液抹在梅娘的唇上:“回去相公可要好好享用一下你下面这张光滑的小嘴,娘子难道不期待吗?”

          “相公……”梅娘腻声娇唤,扭头索吻,缠卷的丁香拼命勾舔天勒的大舌,臀下动情的筛扭着。

          “奴家残柳之身,除了前两位夫君,曾被原来村中数十男人玷污过,实在不敢求相公怜惜!”

          “放心,那又不是你自愿的,相公我是不会在意的,以后没人再敢欺负你们就是。”天勒享受着梅娘臀孔中软肉的蠕动:“娘子后面真是紧凑,舒服死相公了!”

          “相公喜欢,尽情享受便是,噢……原来那里也能这般快乐的!”梅娘媚目如丝,后庭被天勒多日以来的开发,早已没了一开始的疼痛饱胀,异样的快感也让她深深迷恋。

          “那里是哪里啊?”天勒却不愿放过于她,下身一阵耸动继续追问道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