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41(1/19)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024鲜币28芭蕉叶上几秋声1

          赵秀香因笑道:“还不知道我是他的外甥女!好大的肥肉也不知吃到嘴里,蠢人蠢相!”

          一进王府,儿子媳妇姬妾来迎。众男女见了赵秀香,神情各异,惊喜有之,痛恨有之,欢乐有之,切齿有之,咒天有之,不能详叙。

          赵秀香回到了王府,名为赵荣新纳的姬妾,实与王妃无异。林碧玉害喜,不能问事,家头细务也就由她管理。赵秀香上有父亲赵荣匡助,下有弟弟们添翼。每日打扮娇样,林碧玉和众姬妾见了这位姐儿如见虎狼蛇蝎一般怕的什麽似的,赵秀香依然稍不如意,就打人骂狗,恣意惩罚。

          偏二房洪氏是个要强的,不敢恨赵荣,只恨赵秀香,带著一种奇异的心情,反和林碧玉亲近了起来,日日去她房里坐,面色总十分yin沈,一日下来说不到三十句话。

          一日,洪氏例来林碧玉房里坐,瞧著她纤细的腰身,道:“真羡慕娘娘,五个月了还不见肚。我怀柏哥儿时肚子大得跟箩似的。”林碧玉强打精神,说了些闲话。

          洪氏忽道:“依我看,娘娘的气量忒大了。”不待林碧玉说话,又道:“我生了柏哥儿,如今连孙子也有了。还有什麽好争的,我不是为了自己,是为娘娘著想。王爷也不顾顾自己的脸面,立香姐儿做妾,做这些没脸没面的事。都是娘娘太好人,纵得香姐儿这样。但凡娘娘硬起气来,给点颜色,挫挫她的锐气,我们日子也好过些。”

          林碧玉听了,笑而不言。洪氏皱著眉头,唠叨半日,林碧玉因说道:“我是不能够的了,但是你能够吗?”洪氏无语。

          这晚深更半夜,正值雷鸣电闪,大雨倾盆,赵荣只带了个贴身侍卫就摸黑前来。一身湿气地解衣上床,搂著林碧玉,脸儿相贴,腿儿相压。

          赵荣捧过林碧玉的香腮,又亲又啃。

          林碧玉只困倦难醒,赵荣在她耳边说了许多动情话儿,她合著眼,道:“她要是知道你来我房里又要闹个天翻地覆了。这是何苦呢?”说罢,拉住他搁在她唇上揉搓的手指。

          半月前他来林碧玉的房里睡了一宿,第二日赵秀香就把房里的物件摔个粉碎,一边哭,一边骂,几日不让赵荣近身。那几日在林碧玉院门破口大骂,无一些矜持。

          赵荣亲著那花瓣样的小嘴,冷笑道:“这段时日惹得几个弟弟饥鼠似围著她转,不给他们点甜头,能再支得他们动?”林碧玉忖道:“你吃她的醋,就来我这要让她吃你的醋吗?”心里不免摇头叹气。

          ↑返回顶部↑

          目录